盲人论坛 爱盲社区 中国爱盲互联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爱盲

使用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开启左侧

来玩儿个小说游戏吧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被厚的杨光 发表于 2019-5-22 21:18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被厚的杨光
我们群体人才还是很多的,二是二楼真心不错,大家继续啊
来源:冲浪星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被厚的杨光 发表于 2019-5-22 21:21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被厚的杨光
我一直在学习如何写爽点,但是树上野狐说得对,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抓,至于语法生硬,这个或许跟我学历低有关,现在只能多看书来弥补,我现在除了工作,业余时间就是看小说,以前是娱乐,现在是学习
来源:冲浪星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Satan 发表于 2019-5-23 04:34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Satan
哈哈,睡不着了,突然想到了这个帖子,于是点开剪贴板管理器随便敲了这么几行,大家凑合看哈。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Satan 发表于 2019-5-23 04:35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Satan
本帖最后由 Satan 于 2019-5-23 15:43 编辑

         黑牢笼

  到底怎样才能算是人?如果是生理特征,那么凭这个时代的科技,在一小时内可以使地球满员。如果是心里特征,那更可笑,我们随处可见的广告牌,汽车,飞行器都有着比自然人类更强的智力,科学家们甚至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将一条毛毛虫改造成超级智慧体。
这是一个直径约二十五米的规则球形空间,对于靠视网膜感光的人类来说,这里是完全黑暗的。我这么说可能不算严谨,虽然组成这个空间的材料可以完全吸收肉眼可见范围内的所有光线,但毕竟这里还有些其他的东西,比如生物。
男人的喘息声,女人的嘶吼声,婴儿的啼哭声形成了最原始的三重奏在这个寂静的小空间里回响着,在此同时,一条记录被写入了日志库:“pit050号仓,成年雄性感染CAIS18号病菌,若无人为干预,24小时18分钟16秒后将会死亡。成年雌性在13天前发现精神失常,失去睡眠功能,弱无人为干预,预计在7天后意识彻底崩溃。幼年雄性尚未发现异常,编号pit050x3以提交中央智脑处理。pit050号仓提前启动试验失败清理程序。”哗啦,看似光滑的地面同时的分开了两道口子,嘶吼的女人和喘息的男人精准落入其中,随后他们将会被投入废弃材料焚化炉,在0.01秒之内完全被气化,婴儿则被墙壁上弹出的一个装置完全包裹。
一个睡眼惺忪的白人青年睁开眼睛瞥了一眼面前的屏幕,其上显示了一个进度蓝,才刚走到了百分之40多一点。他完全不记得自己的身份,来自何处,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这里,只记得几个疑问,好像来这里就为了思考清楚那几个疑问。对于他来说,时间已经失去了意义,想思考的时候他就有用不尽的时间,想验证的时候这里可以模拟他能想到的所有实验场景。初期的时候他还会去看看那些球形空间,同样的基因在同样的条件下居然会衍生出不同的变化,他感觉很有趣,可看着看着就索然无味了,因为他已经找到了某种规律。
pit088球形空间,其环境和功能都与pit050完全相同,要不是智能终端提醒编号,恐怕很难有人能分清楚它们的区别。此时此刻,这里非常的安详,一对男女正在熟睡,旁边的婴孩在四处爬来爬去探索着这个无聊单调的小空间。突然,在婴儿的嘴里发出了简单的两个音节:“ma ma”。球形空间的智能终端在0.001秒之内做出了正确的分析:“与地球语语料库匹配成功,相似率89%,疑似语言雏形萌芽状态,以提交中央智脑处理。”
沉思中的白人青年被蜂鸣器打断,屏幕上的进度蓝走到了百分之六十多,并且显示出一条提示:“黑牢笼实验以进入第三演化阶段,预计需要1671年完成演化”。可时间对他来说有什么意义呢?一成不变的光亮程度,一成不变的空间,一成不变的精神。时间可以磨灭一切,可在这个空间内,它除了使得屏幕上的数值增加之外似乎失去了所有效用。
1671年后,睡梦中的白人青年被熟悉的蜂鸣器叫醒,但映入他眼帘的却以不是那个熟悉的空间。同时,大量信息快速的涌入他的大脑,但他接受起来却甚是轻松。他所在的是一个很普通的房间,类似于三甲医院的病房,身边有几个人在拆卸着他身上的各种设备:“比尔,感觉怎么样?黑,放松一下,别担心你那些数据了,我们已经帮你留存了,马上你就可以把它带走,现在告诉我,你的记忆恢复多少了?还认识我吗?”一个胡子拉碴的老头喋喋不休的问着,但床上的白人青年却只是僵硬的点了点头。:“也对,你的意识相当于过了几千年,虽然我们已经尽可能的运用技术手段催眠你淡化时间的概念,但影响还是不能完全消除。哈哈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老头还在继续说,幸亏旁边的工作人员提醒受试者需要休息,否则他恐怕不说到口干舌燥不会停下来。
一年后,比尔坐在家里的电脑前,飞快的敲打着自己的二十万字长论文,嘴角流露着成竹在胸的轻松笑容。突然,一声冷笑在身后传来,同时,一双有力的大手掐住了他的脖子。在他晕厥之前,他眼睛的余光看到他的手臂上刻着一个奇怪的纹身:“pit050x3,然后他就彻底的失去了意识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,比尔又被一阵熟悉的蜂鸣器吵醒。睁开眼,熟悉的空间,熟悉的大屏幕,上面显示着:“黑牢笼实验以进入第四演化阶段,预计需要时间xxxxxxxxx.......。

来源:冲浪星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Satan 发表于 2019-5-23 04:41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Satan 回22楼荣誉李白
这个不错,写玄幻没问题了,但感觉不是一个完整故事啊,像是小说里的某个片段。
来源:冲浪星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汉唐=中医 发表于 2019-5-23 10:48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汉唐=中医
此时正是五月天,中原大地沃野千里,绿树成荫。一个妙龄少女独自一人行进在一个古树参天的林子中,忽然从树上倏倏倏倏倏跳下五个人来,堵住了女孩的去路。
    女孩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,堵住我的路不让我过去干什么呀?”
    五人中的一个黑衣人问道:“小姑娘,你有没有听过中原五虎的大名呀?”
    女孩咯咯笑着道:“听过呀,不就是人人见了都喊打的中原五淫贼吗?我爷爷早就给我说过啦。哼,人面兽心的五个淫贼,竟然自称是什么中原五虎,真是好笑的紧,我看呀,倒是叫中原五恶犬更贴切一些才是,免得让人家笑歪了嘴。”
    这五人正是中原五虎,武功个个都称得上一流。武功虽好,就是个个都是好色之徒。
    中原大虎对其它四虎道:“兄弟们,奶奶的,这臭丫头骂我们是恶狗,五人一起上,拨她个金光,看这臭丫头还敢不敢嘴硬。”
    五人呼哨一声动手朝女孩抓了过来。女孩抽出腰间一根绸带倏的绕住了头顶一根树枝,双手双脚一用力人已到了树上。
    五虎道:“哥哥们,这臭丫头奶奶的会武功,让我上去捉她下来问问她是什么门道。”
    三虎道:“兄弟小心了。”
    五虎道:“没事。”
    说过后使轻功呼的跃上了树,人已到了女孩的近前,女孩说声:“下去!”一甩手扔过来五根“银针”分打五虎的面部“印堂穴”胸部“膻中穴”腹部“神阙穴”双腿的“血海穴”中原五虎躲无可躲只能是脚下一松又下去了,不过下去可就没有上来的时候潇洒了,急忙中只知逃命要紧,也忘了使轻功了,砰的一个屁股蹲摔到了树下,不过林子里枯枝败叶很多,也摔他不着。
    女孩咯咯笑着道:“这回恶犬成了逃命的丧家犬了。好玩好玩,再来再来?”
    二虎问五虎道:“没事吧兄弟?”
    五虎道:“没事,***,这臭丫头用银针打我的穴道,任穴很准,哥哥们小心了!”
    大虎问女孩道:“臭丫头,你师父是谁?”
    姑娘嘻嘻笑着道:“我师傅就是我师傅,干嘛要告诉你呀?”
    大虎道:“你不说是不是?”
    姑娘伸手从鞋底上搓下一些沙土朝大虎的嘴里扔了下来。大虎不提防,竟让姑娘扔了个正着。大虎吐出沙土,一抖手扔出一根毒药镖朝姑娘的胸部打去,姑娘伸右手轻轻接住了毒药镖扔了下来道:
    “还给你。”
    大虎闪身躲开了毒药镖,气得哇哇怪叫道:“兄弟们并肩子上,谁先捉住这臭丫头,我就把她送给谁独自享用。”
    姑娘见五虎一起朝树上跃来,双手个扔出五根“银针”转身跃上了邻近的树枝,几个起落人已跃过了十几颗树,中原五虎在后紧紧追随,就是没有姑娘如此灵巧的轻功只能在地下紧紧的追赶。五虎恼她前面那五根“银针”从腰间拔出一根毒药镖倏的朝姑娘的背上打了过去。
    姑娘不闪不避,五虎心想这下打不死你也差不多,哧的一声毒药镖插进了姑娘背后的包袱中。
    原来姑娘这包袱中装的乃是沙土,是练轻功用的。姑娘喊道:“啊呦,啊呦,打死我的包袱啦!这次我的包袱一定死定啦。”
    又追了一阵,姑娘虽轻功灵巧,但内功却是不能和中原五虎相提并论的,五人几步猛追,已将姑娘围在了中间。
    五虎问道:“臭丫头,这次不能溜了吧?”
    姑娘没有答五虎问话,从背上拿过来包袱道:
    “啊呦,啊呦,累死我啦,等我先看看我的包袱死了没有。”
    姑娘解开了包袱口,右手抓到包袱底上身子倏的转了个圈子,五人不急躲避,包袱中的沙土扬进了五人的眼中,五人顿时与盲人无二。姑娘扔了包袱皮,奔到中原二虎近前举手砰的在他鼻子上捅了一拳,顿时鼻血长流,鼻血混合着沙土一起流进了中原二虎嘴里。
    姑娘咯咯娇笑着施展轻功走了。等到五人弄出眼中的沙土姑娘已经去的远了,中原五虎也就不追了。这姑娘正是中原神偷周有德的孙女,名叫周双婷。
   
来源:冲浪星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汉唐=中医 发表于 2019-5-23 11:10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汉唐=中医 回26楼雾心
这里来的太突兀了。“叶子,不知道从何时起,我发现,我喜欢你,以后…让我照顾你,好吗?!真的,偌大的城市,我不想再让你一个人,不想让你孤独,不想让你难过,不想让你…在那么脆弱…”说着,阿明眼睛早已湿润。叶子宁试着阿明的双眼,笑着…泪流满面:“笨蛋,你的肩膀,我愿意依靠。”叶子靠在阿明的肩膀上,笑着任凭泪水肆意的流淌,这一刻,彩色的霓虹将他们包裹,闪着单纯又圣洁的光,身后,一群孩子把手里的气球齐齐放上夜空,扬起那天真稚嫩的小脸,看着那气球越飞越远,直至消失不见,夜空下,广场上,喷泉旁,闪闪烁烁之间,少年与少女,相互依偎…
来源:冲浪星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幻灭 发表于 2019-5-23 11:15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幻灭 回48楼汉唐=中医
如果是按照这个帖子急性创作,那没什么大问题的。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赵B 发表于 2019-5-23 14:48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赵B
什么人看出什么样的内容。我明明写的是一个按摩店的萧条。居然都看成别的了。看来看的小说都够博的。把天天的对话都忽略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算天者 发表于 2019-5-23 16:50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算天者
  西门吹雪看着对面高冠白面男子,西门吹雪万载不动的表情终于发生了变化。
  因为他对面的那个人,就是他一生的遗憾,叶孤城。
  西门吹雪剑道进入第四境界的时候,他才知道,自己当年与叶孤城的差距有多大。
  但当年叶孤城因为中毒的原因,让自己盈了紫金之战。
  但西门吹雪,怎会甘心如此,西门吹雪从为弱于人。
  他也从为想过去弱于人,他希望有一天,能让他与叶孤城在同等情况下,公平的对战一次。
  靠的是真正的本事,而不是背后下毒,背后搞阴谋诡计盈。
  也能真正的领受一下叶孤城的一剑西来天外飞仙的绝招!
  此时,西门吹雪看着对面白面男子只是问了一句:“叶孤城?”
  高冠白面男子听到西门吹雪的问题,缓缓点了点头,并没有说什么。
  也许他知道,对剑神也许不用多说什么。
  西门吹雪拔出他手中的乌鞘长剑,当年他用的就是这把剑,他今天还是想用这把剑去弥补当年的遗憾。
  他需要告诉世人,他西门吹雪同等境界下,不弱于任何人。
  叶孤城似乎知道西门吹雪的想法一样,他手中握着的仍是当年的银红剑。
  只见叶孤城手中的银红宝剑化成了一道长虹。
  长虹上连天下接地,其中设异出无比的剑气与杀意。
  从长虹里设出一道银光,在这道银光射出的时候,眼还为看到的时候,他已出现在西门吹雪的眉心。
  这就是叶孤城的天外飞仙,一剑西来!
  但剑神就是剑神西门吹雪的乌鞘剑在银光还为刺到他眉心的时候,已经迎了上去。
  静、莫名的安静,剑尖对剑尖,西门吹雪的剑尖挡住了天外飞仙的这一剑。
  叶孤城的脸色终于也发生了变化。
  嘴里慢慢到:“剑神之心?”
  西门吹雪看着叶孤城到:“该我了。”
  没有任何多余的语言,西门吹雪就是这样,从来不会多说一句废话,也从来没有想过去多说一句废话。
  任何的道进入到一个境界的时候,就是问心的界。
  西门吹雪现在就是剑的第四境,剑神之心的境界,当年叶孤城已经半只脚踏入这个境界。
  而当年的西门吹雪,还只是在第二境剑之境两者的差距不是于不大。
  但是西门吹雪盈了叶孤城,虽然有这样那样的原因。
  但叶孤城作为已经踏入心之境的高手,怎会没有遗憾。
    所以,今天他来了,为了弥补双方的遗憾来了,因为他知道已西门吹雪如此高傲的一个人,是肯定不会认为当年他盈了的。
  这次双方都是已进入第四境的高手了。同等条件下的高手,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西门吹雪的心之境既然如此的不一样。如此的……
  西门吹雪出剑了,乌鞘剑如同乌龟一样的速度刺相叶孤城。
  慢,如果说叶孤城的天外飞仙是一道闪电,那西门吹雪的乌鞘剑就真的如一只乌龟,而且是快要死的那种乌龟。
  叶孤城看到西门吹雪的剑,脸上终于出现了凝重之色。
  他知道西门吹雪的剑看起来慢,其实那是他的剑已经不在这个空间运行的关系,他已经进入了一个特殊的空间,但这剑不会比他的天外飞仙威力小,而且可能会远远胜出。
  但叶孤城怎会比西门吹雪差,他的银红剑射出无比的建议,迎上了西门吹雪的剑。
  陆小凤经常都会说:“西门吹雪,吹的不是雪,是血。”
那这次西门吹雪的剑是否能继续吹出血呢!
算天者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被厚的杨光 发表于 2019-5-23 21:37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被厚的杨光
继续顶贴,各位能写就写,点评一下也好啊
来源:冲浪星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江山如画 发表于 2019-5-24 00:20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江山如画
留下脚印。
来自 畅游助手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Satan 发表于 2019-5-24 04:48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Satan 回48楼汉唐=中医
这个至少是个完整故事啊,有好几个写的都没头没尾的,好像是从某个故事里节选出来的片段。
来源:冲浪星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被厚的杨光 发表于 2019-5-24 09:10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被厚的杨光 回54楼Satan
一千多字也写不出来完整的,也只能写个片段而已,主要玩这个游戏是想看看各位的写作功力,以及创意
来源:冲浪星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Satan 发表于 2019-5-24 14:12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Satan 回55楼被厚的杨光
好吧,看来你不了解小说的各种形式啊。如果功力足够,两百字也可以结构完整,就看你咋设计。
来源:冲浪星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醉卧怅然 发表于 2019-5-24 15:59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醉卧怅然
  公元191年,袁绍逐韩馥而取冀州,幽州公孙瓒见冀州新定,虽兵甲精良、钱粮充足,然若能取之,必有望成为第一诸侯,遂起步骑三万征讨袁绍。公孙瓒账下兵甲虽多不急冀州军,然多为百战精锐,且此时冀州北部各县皆吾袁军主力,于是所过之处望风披靡。
  袁绍文之,急起兵三万,迎战公孙瓒,并令审配留守邺城,吕威璜、淳于琼、田丰等守冀州南部各地,其余将领,有文丑、高览、张郃、颜良、韩猛等随军出征。
  晨光出显。界桥二十里外,平原之上,两军相对,各布军阵。
  公孙伯圭之阵,其亲为主帅,副将赵云,领三千白马义淙为中军。前军为严纲所率五千轻骑,两翼为田楷、单经分领步兵各九千,后军四千精骑为关靖所率,已应四方。
  白马义从者,数三千,率为公孙瓒,经黄巾起义以及北地胡人的数次叛乱,义淙来去如风、每战必勇、战多能胜、骑射无双之名已是天下皆闻,四海皆知。公孙伯圭账下多为兵精而甲不足之众,义淙独之,其不仅精锐程度胜过其余众军,装备亦是刃利甲固、弓强箭足,但幽州众军无一人妒之,皆已此军为楷模,能入者更受全军敬仰,为幽州第一精锐,亦为幽州军魂!
  原本出之阵,中军为韩猛所率三千余,皆为重甲步兵,然统全军者,乃其账下谋事沮授也。前军为文丑所率五千骑兵,两翼分为高览、张郃所率重甲步兵,各七千,后军为颜良所率八千重甲。
  战场之上,杀机按藏,杀气微显。
  冀州军中军令旗忽然发令,一骑急从前军阵中奔出,但见黑马、黑甲、黑狍,若一股黑风卷动,这股黑风直卷至幽州军阵前三百步外方止。在看马上之人,身长八尺,黑面、浓眉、虎目,虎背熊腰,手持一杆混铁长枪,立马于两军阵前。“河北文丑在此,谁来一战。”生若惊雷,文者无不惊骇!
  片刻,幽州军阵中飞出一骑,白马、白袍、银甲,若一道银白流光急射而出,身周尚伴点点晨光。流光直至黑骑前百步外方止,马上人,身长八尺,面如冠玉,目若朗星,剑眉飞扬,手持一杆亮银枪。“常山赵云,前来迎战。”声音洪亮,关其容而闻其声者,无不为之精神一震。
  一黑一白,对立、对视于阵前,黑的精心,白的耀眼。
  “驾!”呼文两人齐呵一声,双双催马,黑、白齐动!
  亮银枪舞,混铁枪出,双方皆欲试对方之力、速、式。
  文丑所见,亮银枪似欲追星赶月,自忖其速己略有不急,于是原只用七分力的混铁枪在加一分力,其式更猛。
  赵云所关,混铁枪似要震天裂云,自思其力己略有不如,于是本只含七分速的亮银枪,其速在加一分,式更快急。
  锵!但闻金铁交击之声刺耳,只见两马交错而过,黑白相撞,片刻分开。
  赵云持枪之手一抖,只觉微有麻木之感。文丑心中微微一惊,心中按赞:“好快的枪!”
  流光复回,刺向黑风。黑风在旋,卷向流光。二马盘旋,双枪急舞,两将奋力,战在一处。
  亮银枪急舞,尽显快、灵、巧!混铁枪狂舞,尽显刚、猛、烈。
  五十余合后,文丑见久攻不下,枪式更猛,赵云见此,急思片刻,终觉不能战败文丑,于是抛却转攻为守之念,仍已攻对攻。
  幽州军阵前军中,严纲骑一匹雄壮白马,见黑白双骑战的不分胜负,自思:“若子龙能转攻为守,或可待敌力竭而阵斩之。”
  中军,公孙瓒于义从中亦骑一匹白色宝马,右手边地上插着一杆长槊,边关边思:“子龙如此甚好,已攻战攻,遇强则强。”
  冀州军阵中,颜良着黑甲,关黑白之斗只觉心痒难耐,手边黑铁大刀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几次欲出阵叫战,却又思军令不可违,只好作罢。
  锵!锵!锵!但闻金铁交割。嘶!嘶!嘶!耳听战马嘶鸣。
  袁绍立于中军战旗旁,身边站着沮授,不远处是立马横刀的韩猛。起初,其见文丑勇猛无比,赵云枪虽快却似于声势上不急己方上将、猛将,于是嘴角带起微笑,暗思:“吾之上将果然勇猛,若能擒降这常山赵云,吾将在添一元永将。”关至此时,眉头微皱,却对沮授道:“肋骨。”
  咚!咚!咚!幽州军阵与冀州军阵中几乎同时想起战鼓声。
  张郃一双锐目看着阵前的龙争虎斗:“常山赵云果非常人,若其转攻为守,文丑之锐气及可在长,虽分出胜负之时可以缩短,然已攻对攻,不使幽州军士气受损,方为上策。”
  沮授静立于三千重甲之中,双目无波,却按含金光,面上平静,然则胸藏兵甲。
  三千重甲之中,尚隐着一人,其目光阴冷,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  袁本初之中军,似乎藏着不为人知的杀机,而公孙瓒之中军,只有白,于见见升起乃至高悬的红日阳光之下比往日更白,白的亮眼!
  混铁枪愈舞愈猛,文丑越战越勇,虎目原瞪。枪化黑龙,只欲撕风裂空,震天动地!身化黑风,只想吞天噬地,更想让那流光无所遁形,在无生路!
  亮银枪愈舞愈急,赵子龙星目放光,剑眉倒竖。枪若白龙出水,腾空破云,其速风雷不可急,其巧众皆不能悟,其灵常人不可挡,即便黑风狂卷、黑龙狂舞,其亦能若晨光炸现,刺破黑暗。然,风龙不能使光灭,光龙亦无法使风散。
  公孙瓒见两人愈战愈险,恐赵云有失,急令鸣锣使其回阵,正此时冀州军阵中亦想起锣声,一黑一白于是同时分开,黑风卷回冀州军阵,流光亦飞入幽州军阵中。
  斗将既无果,两军即开战。
  “前军出击。”公孙瓒一声令下,严纲即纵马舞刀,大呵:“前军,随我出击。”
  五千轻骑闻令出阵,顿时千军齐出,万马齐奔,杀声震天,蹄声撼地。
  “迎敌。”文丑一声大呵,黑风在卷,尚有千军万马相随,五千骑兵已文丑为首,直扑幽州轻骑。
  “引弓。”严纲一声大呵,轻骑持弓力满,利箭上弦。
  “举盾。”文丑下令,冀州骑兵右手握枪,左手举盾。
  “放。”严纲一声令下,万箭齐发!簌!簌!簌!噗!噗!噗!锵
  箭雨或入盾、或穿甲入体,或飞落于地,少数唯骑兵舞枪扫落。
  “接战。”双方将领令下,一方收盾,双手持枪,一方收弓,亦双手持枪。
  “杀!杀!杀!”杀声震天。嚯!嚯!嚯!枪林乱舞。锵!有人手中长枪为人所格,霎时两人皆因巨大的冲击力险些落马。噗!长枪穿甲入体,血光泵现,这:才是最常见的场景。扑通!骑士落马。嘶!战马嘶鸣。难辨是伤是亡,凡落马者皆为马群踏成肉泥。凡仍在马上者,便需继续厮杀,直到唯敌所杀、所伤、落马而亡,或杀尽最后一个死战之敌。
  骑兵往来,分分合合。
  严纲纵马武刀,人借马式、刀携巨力、刃向前挥,轻易便将一名敌骑斩落马下,携威继续前冲。
  文丑跃马武枪,混铁枪斜扫而出,数名幽州轻骑立时坠马。而后横冲直撞,锁过处无一合之敌!
  袁绍中军,三千重甲之中,那道阴冷目光仍然继续注视着前方的厮杀,若有人觉而与其对视,必为其目中所含杀气所慑。
  “左翼,冲阵。”田楷得令,率军出阵,步兵踏着整齐的步伐,自骑兵厮杀处之侧而过。
  “右翼,应敌。”张郃得令,对七千重甲:“原地布原阵,轮番应敌。”瞬时刀枪闪闪,甲胄晃动,人影交错,片刻成阵。待幽州步兵冲来,齐举刀枪时,重甲亦持长锋、战强敌。但闻兵甲锵锵,呵声不绝,惨呼不止。
  “右意,冲阵。”单经闻令,领军急出,近万步兵压向冀州军阵。
  “左翼,应敌。”高览即挥军布阵,亦是原地原阵,轮转接战。
  冀州中军,三千重甲中,那道阴冷目光之阴冷愈来愈盛,其隐、其阴、其利:若藏于九幽之毒蛇,旋于九天之苍鹰!
  此时纵观全局,文丑、严纲所率骑兵厮杀不休。文丑虽勇猛无比,然严纲于幽州身经百战,且两人未必相遇,严纲更是先领兵而出者,冀州骑兵于是微落下风。田楷所部虽人数占优,然一者甲坚兵利不如冀州重甲,二者张郃指挥若定,竟将幽州步兵打落下风,但亦非一时半刻能决出胜负。高览军略略胜单经,单经所历战事多余高览,故两军战得不相上下。此时,原本出、公孙伯圭未动者,皆只为中、后二军。
  战式焦灼,杀声不绝,刀光剑影,枪林血海!
  幽州军阵,中军,公孙瓒缓缓将手握于长槊之杆,进而用力一拔,擒槊于手,立马横兵,目光见锐,杀气腾起。
  身旁赵云星目一闪,即知其意:“主公,原本出应知吾等可能突袭其中军,为何不备。”
  公孙瓒道:“备必在中军,备必为重甲,重甲可能已久战之法破轻骑,然今日便使其知,白马义从非繁兵也。”
  “义淙精锐,天下皆知,原本出所备当真只是三千重甲呼?”思忖至此,赵云正欲在言,公孙瓒却双眉一竖,双目一睁,锐气尽显:
  “义之所至,生死相随!”义淙全军闻此壮语,精神大震,齐齐应呵:“苍天可见,白马为证!”
  “全军随我,破敌中军,斩敌重甲,生擒袁绍!”
  “斩敌重甲,生擒袁绍!斩敌重甲,生擒袁绍!斩敌重甲,生擒袁绍!”
  “杀!杀!杀!”
  随着杀声,白马义淙全军出击,人若白虎,马如白龙!恰好此时,红日升至最顶,光芒从未如此炽烈,仿使人难以直视,三千白马亦从未如此耀眼,耀眼到让人不能直视。如此耀眼,只此一次,只今日可关,只此时可见!
  冀州军阵之中,三千重甲之内,沮授嘴角于此时迎着阳光,亦迎着白马,更迎着天下,露出了微笑!
  此战,必使四海皆闻,天下震惊。
  阴冷的双目亦在此时杀气尽显,锐气尽出,如藏于九幽之毒蛇终显獠牙,若旋于九天之苍鹰振翅扑下,亦迎着白马,亦迎着日光,亦迎着天下!
  有此双目者,名唤:曲义!
  公孙瓒长槊挥舞,挥军穿插,竟生生从双方步骑战阵之侧穿过,而后斜插冀州军之中军,原本出账下,沮授所领,三千重甲。
  义淙与重甲对视,忽的一静!
  静若永恒,实是一瞬。
  有此觉者,只因两道目光的对视:赵云的星目,曲义的冷目。
  对视之时,两人瞳孔齐齐一嗦。
  对视之时,公孙瓒似有所感,转目而望。
  对视之时,袁绍、沮授的目光转来,数道目光会于一处。
  此一顺过,义淙不停,重甲与义淙已仅距两百步。
  冀州军中军令旗忽的发令,两千重甲齐齐分向左右。不错,是两千重甲,而非三千。那一千,是轻甲——黑色轻甲。轻甲之首:曲义。
  伏兵终显,图穷底线!
  一千黑色轻甲,其黑似欲遮天蔽日,吞没白马。因黑白不相容,因黑关白实久,因白从不知黑,故:注定如此。
  一千黑色轻甲,号曰:先登死士。
  “刀山敢前,火海不退!”
  “不战则已,战必先登!”
  首独呵,众齐随,其声冷,其气寒!
  随军现、随声出者,乃人人手中皆有之黑色强弩,随军现而对白马,随声出而黑云过!
  没有军令,只有军号,随军号者,心意相通,随军号者,久练之兵,久思之法,终显锋芒。
  黑漆漆的强弩齐齐颤动,黑森森的羽箭分分射出,遮天蔽日,随骤起之强风,顺丰,终是与白马相撞,进而将猝不及防的白马吞没。
  白马虽为天下精锐,然首遇此事,轻甲虽强韧,然此强弩,此强军,可谓空前,故,白倒下一片,且白中升起了红,血红,比炽烈的红日更红!
  赵子龙于冲阵之时变心中不安,与曲义对视的刹那变瞬时使不安成了不祥,黑云压来时其已挥起了那银白的长枪,黑中一点白,欲争锋,欲客敌呼?非也,欲过此劫,欲脱此伏也!
  那清朗之呵声亦在枪武之时同时想起:“众军小心。”
  公孙瓒于冲阵之时志在必得,意气风发,无丝毫不安,更无不祥。直至此时,其亦已名,其亦已有不祥,故槊同枪武,声随声出:“散骑成列,前防后攻,进。”此时,若其令退,死士必转而已强弩抛射,两千重甲亦可封路,强行穿插必使双方交战之阵大乱,使胜负更为难料,幽州军在见义淙溃退,军心必乱,故其果断令进,不愧身经百战、天下闻名之白马将军。
  义淙听令,义无反顾,未被黑云覆盖者随兄弟同袍,前赴后继,冲入黑云之中,且于冲阵之时互寻成列,列前者奋身武锋挡箭,列后者于马上寻机开弓骑射,箭无虚发,箭透黑云,射中死士,穿甲入体,弩坠人伤。
  第一波黑云腾空时,先登死士便已弃弩,因身尚有此杀人利器,于是黑弩在持,黑云在出。虽有人为白马箭伤,却不能使死士停得片刻。
  白马前冲,无人回头。死士出弩,行云流水。
  如此三次,在无弩,在无箭,亦在无距,更无退路,两军皆同。终,短兵相接!
  死士长枪齐刺,皆刺白马。
  义淙长枪齐出,皆刺死士。
  强弩虽使义淙伤亡惨重,然其式不衰,枪刺白马者,多断肢倒地,或为白马撞飞,终亦坠地。于义淙前倒地、坠地者,无人可生。
  死士面对白马冲撞,死战不退,虽伤亡惨重,然亦使白马片片倒地,不负其军号,军号亦于此短兵相接之刻在起,两军皆如此。
  “义之所至,生死相随,苍天可见,白马为证!”
  “刀山敢前,火海不退,不战则已,战必先登!”
  呵声之中,义淙下马,弃枪,出刃,杀向死士。
  呵声之中,死士飞身起,持短刃,扑向义淙。
  白马无主,却亦不退,竟寻机已体扑撞死士,已口撕咬死士。
  死士重伤倒地,仍怒目圆睁,挥刃斩入义淙之腿,进而与义淙翻滚,厮杀,同亡。
  赵子龙银枪舞动如风如影,白马已为强弩所杀,自身白袍银甲亦已染血,有死士的,有同袍的,亦有自身的,或为弩伤,或为刃斩。然其仍显武艺高强,星目之中仍然光亮,剑眉亦仍然飞扬,众皆持短刃近战,其却已挑、刺、扫、砸,将亮银枪的枪尖、枪杆皆化为利器,无人能进其身,见过他的人,从未见过他如此使枪,因为此前,其用枪皆已枪尖杀敌,且多用点、刺、挑,灵巧无比,亦可举重若轻,金却显出大开大合之意。看,其仍一枪挑飞一名死士手中短刃,枪尖瞬时一转,刺入死士咽喉。但,心中却在流血,比身上之血更多。身所负之创不觉痛,心却如刀割!看,其虽用枪若神,然毕竟首次如此,亦不适合如此,其力已稍有不继,仍然神勇,仍然死战。
  公孙伯圭之马亦已亡,槊已折,此时正如大多义淙与死士,持刃厮杀,然其魂已随义淙之伤而伤,其神已随义淙唯黑云所吞。尽管如此,其仍显久经战阵之武技。
  曲义亦早弃了断枪,手持利刃,其式若毒蛇,其法极阴狠,与其所战之义淙,战死之时伤口多在咽喉。
  与文丑所率骑兵厮杀的严纲,见军魂中伏,顿时惊怒交加,眼角扫过那漫天黑云吞没白马之时便在难离开,险些为敌所伤,直至一名亲卫拼死相互,其闻亲卫落马之时方才回神,麾下骑兵见此亦各个战心大乱,目兹欲裂。严纲欲救白马,更欲救公孙瓒,于是率军弃文丑与冀州骑兵于不顾,冲向冀州军中军。然文丑岂能使其走拖,即刻率军缠上。此时,幽州轻骑已军心大乱,冀州骑兵趁势掩杀,幽州轻骑伤亡惨重,仍未能得拖。
  田楷与麾下步兵亦见军魂中伏,亦欲往救。张郃当机立断,先使重甲莫阻,待田楷走拖,一心率军冲向己方中军之时,立即挥刀率军追杀,其身先士卒,可谓随机应变、智勇双全。
  单经与高览所部战得不相上下,见军魂中伏,其虽惊怒却能强自镇定,心知若乱阵而欲往必不能往,于是挥军冲砂,攻势骤然猛烈。麾下为其指挥若定之气势所感,在借因军魂中伏而生之怒猛冲猛杀,高览竟难已抵挡。
  幽州军后军将领关靖,于此时率军出击,麾下随其高呼:“救我军魂,护我义淙,杀!杀!杀!”
  然,此时,战场之上已乱成一片,在无军阵,亦少有将领指挥,只余厮杀,只余尸山血海。关靖见此乱象,急思绕后击敌之法,片刻便算出所耗时间,亦即知此时不可久战,果断率军冲向文丑所部,欲救严纲,和兵一处,在破敌之伏阵。当断则断,接应四方之重任,其未负也,然,此战,幽州军已显败象,无人能改。
  关靖之精骑至,与严纲顿成夹击之式,此处战局在转,冀州骑兵又落下风。严纲见此,亦转而猛攻文丑,欲与关靖击溃敌骑,在救义淙。
  “义之所至,生死相随,苍天可见,白马为证!”
  千于义淙于呵声中挥刃血战。
  “刀山敢前,火海不退,不战则已,战必先登!”
  数百于死士于呵声中持刃血战。
  义淙之式见衰,死士之力见退,两军之数已不过半,仍然力战。
  “义之所至,生死相随,苍天可见,白马为证!”
  不足千人的义淙仍在呼呵死战,欲破死士而透阵,然每进一步,必见血。
  “刀山敢前,火海不退,不战则已,战必先登!”
  不足三百的死士仍在呼呵力战,欲阻义淙于此,灭白马于此,然,每战一刻,必见血。
  赵子龙已尽力而战,枪式大不如前,然目仍有光,剑眉仍扬,仍在向前。
  公孙伯圭已换过、弃过、夺过不知几把利刃、断刃、血刃,仍在向前。
  曲义仍持其原持之刃,然身法已缓,出手之力已不如前,却仍狠辣。
  文丑所率之骑,已于近两倍的幽州军猛冲围杀之下伤亡惨重,亡者过半,开始溃退,文丑呵之不能止。
  两翼,双方之步兵、重甲仍在交战,田楷已不能敌张郃,勉力而战,单经已使高览之军显出退式。
  “义之所至,生死相随,苍天可见,白马为证!”
  义淙呼呵之声豪壮在显,因虽只剩五百,然死士将亡。于是便若残灯复明,回光返照。
  “刀山敢前,火海不退,不战则已,战必先登!”
  仅余数十的死士,呼呵力战,一个个于呵声中死战,战死。
  终于,义淙之前只剩曲义。
  终于,文丑所部全军崩溃。
  然,死士之后,尚有颜良所率九千重甲。
  然,冀州骑兵之后,尚有袁绍中军,韩猛所率两千重甲封路。
  ……
  残阳如血,战已止,唯断枪、残刃、裂甲、尸山、血河。
  白马之伤!死士之亡!
  公元191年,公孙瓒与袁绍战于界桥,白马义从中袁绍账下沮授之谋、曲义之伏,为先登死士重创,为冀州重甲所灭。然,曲义亦为赵云阵斩。自此,先登死士名扬天下,然有赞者,有叹者,却无应有之畏者,因名虽已扬,军亦已没。
  赵子龙拼死相护,奋勇突围,严纲、田楷、单经、关靖等亦奋力血战,终使公孙瓒突围而出,与幽州众军会和。而后,冀州军追杀数十里公孙瓒见轻易不能脱敌追击,于是回军奋战,竟反将冀州军击溃,亦追击数十里,直至力将尽时方退。
  严纲于破冀州军重甲时力战而亡,文丑于追敌时为反身在战的赵云所伤,此战过后,幽州军与冀州军皆元气受损,然冀州钱粮充足,不久便在显锋芒,公孙瓒却因此战雄心受损,幽州众军战力亦不如以往,数年后,公孙伯圭终为原本出所灭!
  在焚楼烈焰的炽烈红光中,在楼阁倒塌的巨响中,公孙瓒似见到了那耀眼的白色,听见了那久违的呵声:
  “义之所至,生死相随,苍天可见,白马为证!”
来源:冲浪星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被厚的杨光 发表于 2019-5-24 16:24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被厚的杨光 回56楼Satan
我只会写长篇小说,对于微小说,我还真不行
来源:冲浪星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被厚的杨光 发表于 2019-5-24 16:26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被厚的杨光 回57楼醉卧怅然
你这个我没看完,越看月向三国演义
来源:冲浪星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醉卧怅然 发表于 2019-5-24 16:31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醉卧怅然 回59楼被厚的杨光
只能说是那个题材,内容绝对不是里面复制的。
来源:冲浪星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Satan 发表于 2019-5-24 20:54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Satan
回六十楼的:个人感觉这种题材写短篇不好写。 来自手机版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爱盲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中国爱盲互联网 ( 皖ICP备12013896号 )

公安机关备案号:34130220140251

GMT+8, 2019-6-19 22:53

免责声明:本站网友发表的言论属其个人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
关于爱盲 最新最热 热键帮助 网站地图

Powered by 爱盲论坛 X3.4

© 2002-2015 amhl.net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