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盲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盲人论坛 爱盲社区 中国爱盲互联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爱盲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开启左侧

看人跳楼的人

[复制链接]

楼主 启明星 说:

看人跳楼的人

  1
  
  这天下班后,陈忠民走进小区的时候,发现小区内挤满了人,几百个脑袋都仰天望着——兴奋地盯着12楼天台。
  天台上面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,双脚踩在天台外侧边沿,身体紧贴着墙。拿着望远镜的观众,还可以清晰地看到他在发抖。看来,又有人要跳楼了。楼下,停着好几辆警车、救护车、消防车。几个警察正跟小区保安商量着什么。按陈忠民的经验判断,话喊过了,心理专家来过了,可由于那个欠薪老板没出现,跳楼者坚决不肯下来。小区最高楼层虽然只是12层,可他站的地方太危险了,稍被惊动,就可能失足摔下来,所以没人敢上去。
  人群中的陈忠民听到有人在说,那人已站了快两个小时了,有人嘟囔了一句:“听说那包工头才欠了他五千多块钱,值得这样吗?肯定又是作秀。”
  没劲,望到脖子断了都不会有什么精彩场面出现的。陈忠民准备收兵回营,这时候,他看到对门那个漂亮的女邻居就站在他身边。陈忠民“暗恋”她已经很久了,可惜是有贼心没贼胆,更重要的是,女邻居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,平时看都没看他一眼。这时,只见她紧握双手放在胸前,眼睛盯着12楼上面那个跳楼者,眼眶竟然还是红的。
  陈忠民咽了一下口水,一股无名妒火升了上来,这种人比我还有吸引力吗?蓦然间,陈忠民以连他自己都感到陌生的尖嗓子,仰起头喊道:“有——种——你——跳——啊——”
  “谁在乱喊?”外围的警察听到这句话,立刻朝这边望过来。可这时他们已无法弄清楚是谁先喊的,因为不少人都在鬼使神差地喊着:“跳啊!跳啊!别浪费我们的时间了!时间是宝贵的,你知道吗?”
  那人仿佛朝陈忠民这方向望了一眼。接着,他有动作了——人群中骚动起来,不少人赶紧闪开,在铺好的充气垫周围又腾出几米空地来……
  只见那人转过身,双手勾住墙沿的内侧,纵身一翻——他翻回天台,不跳了!
  楼下嘘声四起。
  可令陈忠民失望的是,那女邻居依然连看都不看他一眼,只是低下头喃喃自语,仿佛在祈祷什么。这种人有什么好同情的!
  陈忠民想转身回家,可这时人群又一阵骚动——原来那跳楼者被警察带下来了。
  警察架着那人,走过陈忠民眼前的时候,那人突然一回头,看了陈忠民一眼。同时,他嘴巴好像没怎么动,但一句小声的话却扎进陈忠民耳朵里:“我死了你很开心吗?”
  那脸上,却是什么表情都没有,仿佛是为看而看。
  陈忠民打了个寒战。他突然发现,这个四十多岁的汉子,他肯定是在哪里见过的!难道是我的什么熟人?不可能……可在哪里见过他呢?他想跟过去再看一眼,可这时人流已将那人围住,警察还在驱赶人群,以便将那人顺利带上警车。
  他是谁呢?
  
  2
  
  陈忠民回到位于A栋909房的家,脱下外衣,洗了手,便走进厨房——自从老婆回娘家待产后,他就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。现在只能泡碗方便面混一餐了。
  等水开的时候,陈忠民又顺手拉了跟厨房相连的杂物室的推拉门一下——靠,越来越难拉开,看来不用多久,就会被完全锈住了。这都是因为那没良心的装修工……啊,原来是他!
  刹那间,陈忠民想起那跳楼者是谁了,原来就是去年给他做这杂物室推拉门的那位奸猾的装修工!
  这杂物室,本来只是一个不足3平米的小阳台,为了充分利用空间,去年陈忠民老婆请来了一个装修工,在小阳台跟厨房相连处加一道门,变成了杂物室。
  可没过多久,陈忠民老婆就发现,那推拉门越来越难以推拉了。仔细检查一下,发现那铝合金门框几处地方竟然开始生锈,而且有点变形!陈忠民再次叫来那装修工,对他破口大骂。装修工无奈地说:“老板,当初你砍价的时候我跟你声明过了,一分钱一分货,价钱我可以听你,但质量我不敢保证。进货单你也看过的,再说,你这里是厨房,水汽、油烟重,门框自然容易生锈,这神仙都没办法啊!”
  最后,那装修工只是将门框变形的地方矫正一下便走了。陈忠民气得直骂娘,却也无可奈何。老婆安慰他说,算了,何必跟这种人计较。再说,这杂物室堆了东西后,也很少去推拉它,得过且过吧。于是,事情不了了之。
  没想到,事情过了不到两个月,那装修工居然因被包工头拖欠几千块钱而搞“跳楼秀”!真是报应啊!陈忠民不无刻毒地想。
  
  3
  
  10天后的一个夜晚,陈忠民正在玩电脑,突然一阵电话铃响起,把他吓一跳。
  一接听,电话那头,是小姨子激动的声音:“姐夫,姐姐生了!生了个大胖小子!”
  “真的?太好了!我明天就请假过去!”
  儿子的诞生终于使陈忠民有了当父亲的责任感。探望完老婆孩子回来,陈忠民想自己动手为儿子做一个摇篮,可惜这时他才发现,所需工具都收进了跟厨房相连的杂物室,而那扇推拉门已彻底锈住。算了,先买一个。这门就暂时让它锈着,这样也好,儿子会爬会走的时候就不能随便进去——里面空气肯定不好。等儿子大一点,家里的装修再全部翻新一遍。
  也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,说来也怪,陈忠民一改以前那种不修边幅的邋遢形象,那个以前从不看他一眼的美女邻居,竟也有意无意地注意起他来。
  刚开始陈忠民没留意,后来发现的时候又以为是自己的错觉。可有一天黄昏,当陈忠民刚好跟她同乘电梯上楼的时候,她突然冒出一句:“听说你老婆生了个儿子?”
  陈忠民猝不及防,连忙回答:“哦,是的是的,就快满月了,谢谢谢谢。”
  女邻居微微一笑,也没再说什么。出了电梯,两人背向着打开各自的门。进了房间,陈忠民关门的时候,突然看到她站在自己门里,正若有所思地看着他!见陈忠民发现,她脸上飞起一朵红云,转过脸,轻轻把门关上。
  陈忠民愣了片刻。不会吧?难道……怎么可能?可这时陈忠民才想起,有两个月没见她那位老公出现过了。看来,这是一只被金屋藏娇的“二”级金丝鸟无疑。这样的女人最寂寞,也最容易出墙!
  那天夜里,陈忠民好不容易才睡了过去。半梦半醒中,他突然听到一阵断断续续的抽泣声,就在房间里回绕!他睁开眼睛,仔细再听,没错,是女人的哭声!这深更半夜的谁在哭,怪瘆人的。
  这时他猛然想起:会不会是她?
  走到客厅里,凝神谛听,果然,哭声来自对面。病了?还是怎么回事?要不趁这机会过去关心一下吧。
  主意打定,陈忠民走到对面门前,轻轻敲了敲:“小姐,你没事吧?”
  哭声停止了。可没过几秒,又响了起来。
  陈忠民急了,再拍:“小姐,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要不要我帮你请医生?”
  哭声再次停止。
  门开了。
  穿着睡衣、娇艳的女邻居出现在陈忠民面前。
  接下来的一切,正像陈忠民所猜测的,那女人确实是一个港商的二奶,港商包她三年了,希望她能给他生个一儿半女的,可三年来,他的播种总是颗粒无收。港商便怀疑是她得了不育症。两人到医院一查,果然问题出在女的身上,而且是无法治愈的那一种。这一来,港商渐渐疏远了她,虽说仍按月汇生活费,人却是再也不来了。
  孤男寡女,顺理成章,陈忠民终于双喜临门,梦想成真。不会生育,又有经济来源,这样的美女,是最安全的。她要的,只是他去填充她的空虚。而且她说了,等这里的租金三个月后到期,她就要回老家,找一个老实男人嫁了。
  有一次,在陈忠民家,两人还黏在一起的时候。陈忠民想起一件事,忍不住问她:“还记得我们这里有人跳楼那件事吗?”她说不出话来,于是点点头。陈忠民又问:“当时我在你旁边,看到你很为那个人着急,还以为他是你什么人呢!”
  “不是,”她终于腾出口来,说,“你想听真话吗?”
  “想。”
  “我当时想,一个身材这么棒的男人,要是真跳下来,实在太可惜了。唉,也不知他后来怎么样了?你听说了吗?”

发表于2017-5-19 23:26:25    

欢迎第266位访客,当前共3篇回复。

2楼 启明星 说:

看人跳楼的人



  “没有。”陈忠民摇摇头,同时不无醋意地问,“如果你现在遇到他,还有那样的想法吗?”
  “当然了,你以为就你们男人好色啊?呵呵。”女人故意气他说。
  
  4
  
  月子坐满了,该回来的时候,妻子却打来了电话,说要在老家多休养几天,那边照顾起来比较方便。
  反正有“窝边草”吃,陈忠民也不急着要妻子回来,最好的情况是,等到她房租期满回老家嫁人,妻子再回来,那人生就……啧啧。
  事情在朝着他所期望的方向发展。这天深夜,两个偷情的男女,正脱光衣服,躺在陈忠民的床上时,突然,一阵门铃响起。
  两人的脸都吓白了。
  什么人?保安?还是她“老公”?
  门铃不间断地响着,一个人在门外叫了起来:“忠民,你不在家吗?快开门,我回来了。”
  是他老婆!
  两人魂飞魄散。还是陈忠民临危不惧,装出睡意朦胧的声音问:“谁啊?我在睡觉呢!什么事不能明天再来吗?”
  “是我啊忠民,我哥和我妹送我回来的,本想给你一个惊喜,可路上塞车,现在才到。你快开门啊!”
  “哦,好的好的,我穿好衣服就来!”
  急中生智的陈忠民把那女人连同她脱下的衣服拖到厨房,指着杂物室,小声对她说:“先躲进里面,再找机会出去,放心,这里不会有人进去的。”
  “可这门拉不开啊!”女人急哭了。
  “哦,对了。”这时陈忠民才想起,这杂物室的推拉门已锈住多时,情急之下,他从刀架上抽出一把刀,插进门跟墙之间的缝隙,用力一撬,门发出刺耳的一声,终于开了!陈忠民把她推了进去,跑到客厅里,赶紧把门打开。
  门外站着满脸怒容、抱着婴儿的老婆、她的哥哥和妹妹。
  “你怎么回事?这么久才开门,还穿成这个样子!这么冷的天,让我们在门外站这么久!”老婆边走进来边不满地嚷着。
  陈忠民赶紧赔笑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一个人喜欢……喜欢裸睡嘛,你们来得太突然了,我一紧张,衣服怎么都找不到,于是就……宝宝一路还好吧,第一次出远门,就坐这么长时间的车,呵呵。大哥,二妹,你们快坐,我来煮夜宵。”
  “我们不急,你快把他们母子安顿好,我们坐一会儿就去朋友家住,明天再过来看看。”
  “啊——”
  正在此时,一声非人的尖叫从杂物室传了出来。其他人还来不及反应过来,陈忠民老婆的哥哥一个箭步冲到那推拉门前,用手大力一拉,门开了——
  一个近乎裸体的女人蜷缩在墙的一角。而室内另一角,是一具斜靠着墙的男性死尸,他身上的皮肤,已开始腐烂,眼睛冷冷地瞪着陈忠民……
  
  5
  
  警方的调查报告揭开了这一疑案的真相:死者刘兆福,男,湖北人。前曾因包工头欠薪导致他准备跳楼,后因受围观者嘲笑而未遂。欠薪纠纷经警方调解无效,建议其通过法律途径寻求解决。却不知为何他死意已决,事后买了一包毒鼠强,在宿舍服毒自杀,死后尸体突然失踪。多日后,尸体出现在某小区A栋909房的杂物室。奇怪的是,在尸体旁边发现一纸条,上书:“你不是喜欢看我死吗?我现在死进(近)点,让你看个够!”经技术鉴定,确系死者所写。

发表于2017-5-19 23:26:54    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3楼 梦幻水晶 说:

楼主,故事就这么完了吗?

发表于2017-5-20 12:49:07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楼 启明星 说:

是呀,这个文章感觉写的不怎么地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5-20 12:59:17    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爱盲 用QQ帐号快捷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中国爱盲互联网 ( 皖ICP备12013896号  

公安机关备案号:34130220140251

GMT+8, 2017-10-19 04:20

免责声明:本站网友发表的言论属其个人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
关于爱盲 最新最热 热键帮助 网站地图

Powered by 爱盲论坛 X3.1

© 2002-2015 amhl.net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