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盲首页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盲人论坛 爱盲社区 中国爱盲互联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爱盲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开启左侧

讲述我春节搭错车后 ,失联恐怖真相黑车不要乱作

[复制链接]

楼主 珺祎 说:


许多人喜欢坐黑车,黑车方便,特别是夜晚叫不到出租车的时候,坐黑车很快就搞定,有时候,还能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艳遇,但是自从那件事开始,让我的生活彻底乱了。
这件事还得从去年春节说起,那会我在苏州工作,大学刚毕业,根本没有抢票的经验,自然败给了那些抢票能手了,没有抢到火车票,又没有直达的汽车,最后还是经朋友帮忙,联系到一辆黑车。
我给那辆黑车的老板打电话,那老板很爽快的答应了,让我晚上十一点半,在我住的小区对面马路等他。
大年二十八的那天晚上,我忐忑的等待着,我之前没做过黑车,听说黑车挺坑人,心里多多少少没底。
大概十一点半的时候,我看到一辆破旧的小型客车开了过来,那辆车停了下来,里面探出一个脑袋,喊道着,“杨程是谁?上车!”
我诧异的望着这辆车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说好的五星级大巴车呢?
怎么变成这辆可以报废的小型客车了?
我就询问了一下,“怎么是这车?”
谁知道那个司机脾气还挺冲的,直接就说道,“大巴车加班了,来不了,就只有这辆车了,爱坐不坐,不坐滚蛋。”
“你这人怎么这样啊!”
我心中骂了他几句,不过也不敢撕破脸,毕竟错过这班车,我都没办法回家过年了,我不情愿的上了车。
那会,外面温度都零下五度,我冻得瑟瑟发抖,没想到车内也冰冷的要死,看来这破车没空调。
我大概看了一眼,有十多个乘客,我把钱递给了黑车老板,黑车老板一看就是那种慈眉善目的人,笑呵呵的跟我道歉着,“抱歉啊,那辆车临时有事。”
那个老板说话比司机顺耳多了,我也不好说什么,老板递给我一张车票,我顺着昏暗的灯光看去,车内的人耷拉着脑袋,死气沉沉的,给人感觉都挺怪的。
我也没多想,就来到我的座位前面,坐了下来。
车内黑漆漆的,我也没注意座位上还有东西,等我坐上去的时候,就感觉有点隔人,我顺势摸了一下,吓得直接站起来了,因为我坐到旁边那女人的手上了。
我急忙朝着她道歉。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44:38    

欢迎第3702位访客,当前共963篇回复。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
2楼 珺祎 说:


奇怪的是,我这么重的人坐在她手上,这女人竟然没喊疼,只是抬起头望了望我,对面昏暗的灯光照射她身上,她的秀发遮住半张脸,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我,那种很阴森的感觉,看的我不由发憷了,我不得不再次道歉。
那女人冷笑了一声道,“又上来一个!”
说完,那女人转脸继续睡觉了,我听的心中一阵发憷,感觉像上贼船了,什么叫又上来一个?
该不会是中途老板还会要价?
我之前听人说过,黑车老板上高速后,喜欢二次要价,不给钱的,直接踢下高速路,大晚上的,老板要是加价,我也只能任宰。
旁边这女人挺怪的,我也不敢跟她说话,就眯着眼睡觉,但是睡了一会,我总感觉有人在盯着我看,我下意识的转脸望去,差点没有把我吓尿了,刚才那女人转头在盯着我看,特别是半张脸被头发给遮挡起来,太特么恐怖了。
那女人看我望她,又转过脸去了,我吐了吐气,又准备睡一会,但是一闭上眼睛,脑海就浮现刚才这女人情形,总感觉她又在盯着我看,心中不由的紧张,我也不敢睡了。
车内安静,除了外面风呼呼的响声,基本上听不到其他声音,我只能转过身来,把手机拿出来听着歌,想缓解下情绪。
这小客车虽然看起来破,但是速度还是蛮快的,路上也没怎么堵车,但是心里却一直不踏实,生怕这车出什么故障,大概凌晨三点多的时候,车子进入服务区,老板让我们到服务区休息下。
车上冷的要死,我从车上下来就直接冲下来找厕所,最后我看到有个男的转过去了,估计跟我一样,我也跑了过去,我就看到他在墙头那边撒尿,我也懒得找了,就地解决。
等我转脸看的时候,才发现是那个吼我的司机,我也不想跟他说话,但是没有想到他却跟我说一声,“小伙子,快点走,快点走!”
我心中一颤,急忙问,“为什么?”
那个司机张张嘴想说什么,但是就听到后面传来黑车老板的声音,“老冯啊,这趟结束,我会多给你一万分红的。”
“我不要你年底分红,但是以后别他妈再来找我了。”说完,那司机气呼呼的离开了,我诧异的望着这两人,这到年底了,谁出来跑黑车不是为了钱,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不要钱的。
联想到刚才那阴阳怪气的女人还有司机跟我说的话,总感觉有点不对劲。
我心道,肯定遇到喜欢敲诈的老板了,那个老板似乎看出来我的想法,微笑的说道,“我开的虽然是黑车,但是不会中途要价的,你朋友之前也坐过这车,放心吧!”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45:31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3楼 珺祎 说:


我点了点头,主要是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我也没办法离开,只能硬着头皮上车,车上其他的人几乎都没去厕所,我有些纳闷了,按道理,这么冷的天,坐在车上三个小时,不可能没有尿的啊!
黑车老板自己去服务区吃饭了,也没强迫我们,我假装有点晕车,就过来找司机要塑料袋,顺便想问一下司机刚才让我走的原因,但是让我想不到的是,这司机朝着我吼了一声,“车上别乱走,滚回去。”
如果是之前,我可能还骂这司机两句,但是现在,我明显感觉到这司机是想帮我,我缩了缩脑袋就回来了。
刚刚到座位上,就看到坐在我旁边的女人望着我,然后还朝着我笑,她的头发一直都是遮住半边的,笑的我都发憷了,我从来没遇到这么邪门的女的,就感觉我是小羔羊一样,我立刻坐了下来,转过脸望着其他的乘客。
说来也怪,这些乘客都躺在椅子上,身体很坚硬,要不是他们偶尔动一下,我还真以为是死人呢?
很快,司机就把车内灯关了,车子一片漆黑,我就听到外面风呼呼的刮着,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从心头划过。
我默默的注视着司机那边,自从司机上车后,就一动不动,大概十来分钟后,我就看到黑车老板上车了,他朝着我看了看,又朝着里面看了眼,然后拍了拍司机说道,“走吧!”
车从服务区出来后,车就开始有点堵了,半个多小时才走了几里路,我下意识的朝着外面看了看,谁知道那女的又盯着我看,还笑着说道,“路还长,不急!”
我也不敢跟她说话,只能默默的等着,我发誓,这辈子再也不坐黑车了,太尼玛吓人了,最后听司机说,“这样不行啊,明天早上肯定到不了,出了事情谁都付不起责任,我看稍后我们下高速,从安徽那边走。”
“听你的。”
黑车老板说了一句,车上又陷入寂静中,在下个高速路口,车子下了高速。
安徽多山,我们走的那段路挺不好走的,车子晃晃悠悠的,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车噗嗤一声,紧接着,停了下来,我担心的事情发生了,这小破车抛锚了。
司机跟黑车老板都下去修车了,我也跟下去准备撒泡尿,司机跟老板两个站在一排撒尿,然后就去换轮胎了,我尿完准备上车,结果从车上下来个女孩,那女孩挺漂亮的,她看到我后,低声的说道,“你是杨程?”
我点了点头,她急忙拉了拉我,把我拉到一边,然后颤抖的说道,“快,想办法跑,这车里面的人太诡异了。”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46:11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楼 珺祎 说:


我心中一颤,低声问道,“是不是有人盯着你看?”
那女孩摇了摇头,立刻从身上拿出手机,递给了我,等我看到手机上的照片,吓得我脸都黄了。
这是她用手机偷拍出来的照片,光线比较模糊,照片拍的不清晰,但是却能看出大概,那是一张青色的脸,眼睛都深凹下去了,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脸的半边,已经腐烂了,应该是一个死了很久的尸体……
我看到这张照片,后背直冒冷汗,身子不听使唤的抖着,我心中一阵惊慌,这尸体怎么会跑到了这辆车上,而且就在这女孩旁边。
我下意识的转脸朝着我那边望去,就看到跟我坐一起的女人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,吓得我汗毛都立起来了。
这尼玛够邪门的!
我突然想起来,为什么那个司机让我赶快跑了,这车可能不是黑车那么简单。
说实话,我从来没遇到这么邪门的事情,一时间手足无措了,我旁边这女孩也被吓得哆嗦着,她也没什么好主意。
我知道这算我们最好的机会了,我观察了一下,颤抖的说道,“我们朝车头走,然后顺势溜到那边树林藏起来,车上东西,咱们也不要了!”
那女孩点了点头,我们两个蹑手蹑脚的走到车头,看到司机跟黑车老板还在修车,我们两个偷偷的溜了过去,紧接着,就朝着那边树林跑去了。
那会也就凌晨五点左右,天上稍微有点亮光,我们两人躲在树林里面,为了防止黑车老板打电话给我们,我直接把手机关机了,那女孩也关机了。
树林里面漆黑一片,偶尔有嗖嗖的响声,简直太惊悚了,因为不知道树林多大,所以也没敢进入里面,我跟她藏在一个偏僻的地方,躲起来了。
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,外面本来就冷,我们两个紧张到极点了,要不是我刚刚撒过尿,估计真的能吓尿了,外面绝对的安静,这女孩紧紧的搂着我的肩膀,吓得大气都不敢喘。
大概五六分钟,我就听到那个黑车老板喊我们两个人名字,我这才知道这女的叫钟雨馨,很快,我就看到黑车老板拿着手电筒朝着这片树林走来了,钟雨馨狠狠的抓着我的肩膀,疼的我龇牙咧嘴。
我急忙提醒她一下,她才松开点,我低声的说道,“到时候,不管他说什么,都别出来,也别出声。”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47:53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5楼 珺祎 说:


钟雨馨点了点头,手电筒光芒距离我们大概有五十米左右,我甚至能看到黑车老板的身影,我跟钟雨馨蜷缩在树根旁边,偷偷的望着他,生怕他看到我们两个。
黑车老板就说道,“快点出来,再不出来,我要开车走了,现在已经耽误很久了。”
任由黑车老板怎么说,我们两个都不说话,黑车老板说了大概十来句,突然冷笑了一声道,“是不是老冯跟你说什么了,你们就听老冯的话吧,被他害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,既然你们想死,我也不管你们了,别后悔就行。”
说完,这黑车老板竟然真的走了,我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着,特别是黑车老板最后的话,让我不由的紧张起来。
老冯要害我们?
明明是那个司机想要帮我,怎么可能要害我呢?
不过很快我就明白了,多半是这黑车老板想诈我,让我们出来,一想到车上的那个盯我的女人,我浑身就发憷,肯定不敢再回到车上了。
钟雨馨小声的问道,“现在怎么办?要不要出去?”
我摇了摇头说道,“不出去了,等明天天亮,我们在想办法回去,不管谁的话是对的,反正我们是不能回车里面的。”
我跟钟雨馨动都不敢动,一直就这么熬着,幸好是两个人,要是一个人,非吓死不可,我们两个也不敢说话。
一直熬到了六点多,东方才露出一丝鱼肚白,周围的事物也清楚多了。
我跟钟雨馨都松了一口气,总算熬到天亮了,我看钟雨馨脸憋得通红,还以为出事情了,就问了情况。
钟雨馨扭扭捏捏的说想上厕所,我尴尬的站起来了,到了不远的大树后面,两分钟后,钟雨馨出来了,小脸红的要命,这情形挺尴尬的。
我跟钟雨馨来到昨晚那条大路上,等到了那条路上后,我吓得哆嗦起来了,没有想到马路左边,竟然是二十来个坟墓,简直就是乱坟岗,坟头上的野草都黄了,凉风吹来,我打了一个冷颤。
昨晚车抛锚的地方,竟然是在乱坟岗这里,我不敢深想下去了。
让我想不到的是,我跟钟雨馨的行李箱跟电脑都被放在马路那边,我就感觉到一阵后怕,因为这个老板明显是不图钱的,图的可能是我们的命。
幸运的是我们从黑车上下来了,我就把手机打开来,想定位下什么地方,顺便给家里人报个平安,没有想到手机没信号,钟雨馨的手机也没信号,我们两人陷入困境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48:28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6楼 珺祎 说:


我朝着前面望了望,山路弯弯绕绕,特别是前面那段山路,夹在两个山峰之间,那感觉挺瘆人的。
现在真的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我咬了咬牙说,“走吧,只能步行了。”
太阳从东面升起来了,我看到阳光,心稍微舒服点,钟雨馨也放松了一点,她小心翼翼的问道,“杨程,你说为什么他们要把尸体放在车上?”
说实话,我还是不太敢相信那些全部都是尸体,我分明记得,那些乘客动过,难不成都是尸体诈尸了?
虽然是大白天,但是讨论这个问题,简直瘆人了,我跟钟雨馨说,别讨论这个问题了。
钟雨馨嗯了一声,我们走了大概二十来分钟,就遇到一辆私家车,私家车的车主人蛮好的,就捎带我们一程,我顺便问了下这是哪里。
车主告诉我们,这是通往马鞍山的路,我略微松了一口气,也就半个多小时,我们就来到马鞍山车站,然后辗转很久,终于回到了家,等到了家,我们两个心情都好起来了,加上过年了,整个街道都喜气洋洋的,我们两个有说有笑的。
我把钟雨馨送回去后,也回家了,过年挺热闹的,整天噼里啪啦的鞭炮声,也冲淡了黑车的事情,我跟钟雨馨平时也聊的挺好,约定初七那天一起回苏州。
初四那天,同学聚会,我喝了不少酒,回到家倒床就睡,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多,我才醒过来,虽然睡的时间很足,但是我却感觉到很疲劳,浑身没劲。
起来的时候,我竟然发现我床边有一双红色高跟鞋,我估计可能是我小表弟来我们家玩的时候,把他姐的鞋给藏在我屋内,我也懒得过问。
我起来刷牙洗脸的时候,无意间朝着我脖子看了看,吓得我不由一跳,在我的脖子左边竟然起了一个灰色的斑点,大概有大拇指那么大小,看起来相当丑陋,我拿着镜子仔细的看了看,我的右边起了四个小一点的斑点。
顺手摸了摸,摸起来冰凉冰凉的,但是不怎么疼。
我心道,难道是皮肤病?
我匆匆忙忙的穿好衣服,然后就朝着医院跑去,我挂了皮肤科,早上皮肤科的人不多,根本不用排队,那个医生看了看我的皮肤,顿时皱起眉头了,很困惑的说道,“奇怪,真奇怪!”
我心不由的悬起来了,难道我的问题比较严重?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49:05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楼 珺祎 说:


我急忙问道,“医生怎么了?”
“这不是皮肤病,这有点像尸斑,我也不敢确定!”医生犹豫了两下,还是说出来了,吓得我浑身哆嗦,我有个同学就是学医的,他跟我说过尸斑的事情,尸斑是人死了之后会起来的斑点。
老子特么都没死,哪里来的尸斑?
“医生你是不是看错了?”
我紧张的问道。
“我也不确定,而且你的斑点很奇怪,你看……”说完,这医生伸出手来掐着我的脖子,我心中一阵紧张,暗道,这医生想干嘛?
紧接着,医生指了指对面的镜子,等我看到镜子后,吓得一身冷汗,因为医生的五个手指对应五个尸斑,也就是,这尸斑是人掐出来的。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第3章 十万块
我整个人都傻眼了,这尼玛太诡异了,难道我身上的斑点是被人掐出来的?
很快医生摇了摇头说道,“按道理掐也掐不出来,你最近吃了什么?”
我就跟医生说,鱼虾之类,医生想了想就跟我说道,“暂时先吃点清淡的食物,我给你开点消炎药,等过几天,如果没有消掉,你再来找我。”
我点了点头,拿了点药,就走出医院了,我刚刚走出去,电话就响起来了,我一看是钟雨馨的名字,急忙接通电话了,很快,那边传来钟雨馨颤抖的声音,“杨程,快点来我们家那边咖啡店!”
我突然感觉到可能有不好事情发生,急忙匆匆赶到咖啡店,我在雅间看到了钟雨馨,她整个脸吓得蜡白,身体不停的哆嗦着。
我正准备问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下一秒,我惊呆了,因为在她的脖颈上,也出现了尸斑,大小和位置跟我一样。
如果我起了,还有可能是皮肤原因,可是钟雨馨也起了,这特么绝对不是巧合,这不是皮肤病,而是尸斑,我身躯颤抖着,太邪门了,这事情绝对跟黑车有关系。
我颤抖的拿出手机,拨打黑车老板的电话,但是电话那边说号码是空号,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钟雨馨也发现了我脖子上的尸斑,惊悚的说道,“你也起了?”
我点了点头,把医生的话跟她说了,钟雨馨听完后,整个人都不好了,别说她了,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,而且这件事很有可能,不是人干的。
我突然想起一个事情来,低声问道,“钟雨馨,你是怎么知道黑车吗?”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50:42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8楼 珺祎 说:


“是张国政告诉我的!”
钟雨馨低声的说道。
“什么,也是张国政?”
我惊悚的望着钟雨馨,额头上汗珠滴了下来,看来这特么绝对不是巧合,我掏出手机,拨通了这个混蛋的电话,我需要他的解释。
电话打通了,那边传来张国政慵懒的声音,我低声的问道,“张国政,你给我介绍的黑车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“啊,怎么了,你没回来吗?”
都到这个时候,张国政还在狡辩,我立刻火冒三丈,大声的吼道,“张国政,我一直把你当朋友,你呢?你特么明知道那黑车有问题,你还让我们去坐,你是何居心,我跟钟雨馨都在这里,身体也出现了异样,我希望你给我一个解释。”
都这个时候了,我也懒得跟他客套了,张国政那边支支吾吾,然后一个劲的说不知道啊,我生气的喊道着,“张国政,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解释,我就报警了。”
“别啊,我也坐了那辆车回来的,身体好好的!”
张国政的确有点怕了,我还是不相信他,张国政最后就跟我说道,“你等着,我帮你打电话问一下。”
紧接着,他就把我的电话给挂断了,我又重新拨电话,没有想到这次他竟然关机了。我气得火冒三丈,差点就把手机给摔了。
“草,张国政,你特么敢阴我。”我愤怒的吼了一声,不过我有些纳闷了,这张国政坑我干嘛?
他的动机是什么啊?
他又不欠我的钱,平日里,我们两人关系也还行,他没有道理要阴我?
“杨程,别生气了,可能就是那个黑车老板暗中使坏。”钟雨馨到底心地善良,到这个时候,还替别人说话。
不过直觉告诉我,这件事张国政绝对脱不了干系,只是我想不到原因。一时间,我陷入了困惑中,而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我的手机滴滴的响了一声,是来短信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51:20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9楼 珺祎 说:


我急忙看了看短信,竟然是银行短信提醒,我下意识点了点短信,等看到短信的那一刹,我直接就懵了,因为短信上面写着,有人转了一笔钱给我,我数了下短信上的零,足足十万块钱。
钟雨馨也收到了短信,同样也是十万块,她颤抖的问道,“杨程,你收到钱了吗?”
我点了点头,看到这一笔钱后,我没有半点激动,甚至感觉到了恐慌,特别是那边张国政刚刚挂断电话,这边我的银行卡就多了十万块,我突然觉得,这不是钱,这好像是来催命的。
是来要我的命!
我跟钟雨馨都懵了,这足足二十万的人民币,但是却是烫手的山芋,钟雨馨脸都吓白了,我过去搂了搂她的肩膀,钟雨馨低声的说道,“杨程,你说我们会不会死?”
我心中一阵惊慌,说实话,没有人不怕死,我狠狠咬了咬嘴唇道,“不会的,我们又没干什么亏心事。”
钟雨馨点了点头。
我突然想到了那个黑车老板的话,让我们别听老冯的话,会害死我们的,还说我们会后悔的,既然张国政坐车没事,为什么我们有事?
难道真的如黑车老板所言,我们是被老冯给害了?
这个时候,钟雨馨的电话响起来了,是她的妈妈带来的,钟雨馨平复了下心情,然后接通电话,她挂断电话,我低声的说道,“有事情你就先走吧,这是白天,应该没事,有什么情况,电话联系。”
等钟雨馨走了之后,我沉思了几秒,暗道,不行,我必须要把这件事搞清楚,我又打了一遍张国政的电话,但是仍旧关机。
我想了想,就去银行看看,准备查一查,谁给我汇的钱,等我到银行门口的时候,发现银行根本没有上班。
我叹了一口气,就回家了,我父母都出去了,我直接回了卧室,躺在床上。
我脑海里回想着我跟张国政过往,张国政是我大学校友,而且还是老乡,平日里关系还不错,后来毕业后,我们都在苏州这边工作了,平时遇到事情,也相互照应下。
我怎么想,也想不出他为什么要害我?
还有黑车老板跟老冯两个,他们到底是什么人?
一时间,如同迷雾一般笼罩着我。
我拿出镜子,摸了摸脖子上的尸斑,尸斑冰凉无比,好像根本不是我身上的皮,我顺势比划了一下,跟我的手正好吻合,我真的坐不住了。
我急忙打开电脑上网,百度一下尸斑的形成,看到照片上那些遗体的尸斑,我后背不由的发凉,隐隐的,我感觉好像有人趴在在我的后面,好像也在看照片。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51:51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0楼 珺祎 说:


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,我甚至不敢回头,额头上开始冒冷汗了,我沉思数秒,立刻就百度出来一个搞笑的视频看着,想要缓解气氛,视频中那滑稽的表演,没有半点作用。
人在一个封闭的房间内,这种恐惧感是最强烈的,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,心头快提到嗓子眼了。
而这个时候,我的手机滴滴滴的响起来了,那种感觉瞬间消失了,我稍微喘了口气,差点没有把我吓死。
我急忙看了看,竟然是张国政那个混蛋的信息,短信上面写着,“快,快把十万块钱取出来花掉,否则有生命危险!”
我一看到这短信,心中不由的一颤,张国政这什么鸟意思,难道这十万块真的跟他有关系,我立刻拨打张国政的电话,但是让我诧异的是,他的手机依旧是关机,也就是说,他发完这条短信后,就直接关机了。
“草,别特么被我抓到。”
我愤怒的咆哮了一声,不过看这我手机里面的短信,我陷入困境,张国政发这个短信给我干嘛,是好意还是歹意?
而且他为什么发完短信,又关机了?
难道是他现在也处于危险之中,逼不得已,那么他的话到底有可信吗?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52:26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1楼 珺祎 说:


这是真事??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53:03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2楼 珺祎 说:


一时间,我的脑袋都要大了,但是可以肯定一点,那就是我真的遇到危险了,这个时候,我必须要冷静下来,稍微不注意的话,我真的有可能要死了。
说实话,如果是以前的话,我会相信张国政,但是这几天的事情,很明显张国政把我拖下水,我不敢保证这不是他的阴谋,黑车号码就是他给我的,他逃不掉这个嫌疑。
我想到了报警,但是想想,这种事情没根没据,而且我又没有丢失钱财,值班的民警肯定不会鸟我。
我在房间内忖度了片刻,突然想到了钟雨馨,然后急忙给钟雨馨发了一条信息,让她别乱花那十万块钱,钟雨馨很快就回短信了,让我放心。
我稍微松了一口气,穿好衣服就从房间内出来了,我必须想办法解决,我想了想,目前有三个人知道怎么回事的,黑车老板跟老冯,另外一个是张国政。
其他两个,我没他们联系方式,但是张国政家住在哪里,我是知道的,我准备直接抄他老巢,打定主意后,我从家里面摸了一把水果刀用来防身。
我面对的这些家伙,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我不能不防。
我把围巾围在脖子上,然后就朝着张国政家赶去了,张国政家住在城南,我上了公交车晃晃悠悠的朝着城南赶去。
因为是过年的缘故,整个街道热闹无比,就连公交车都挤得要命,周围一阵欢声笑语,但是这些却跟我没有半点关系,脖子上的尸斑时不时传来冰凉的寒意,让我忍不住哆嗦。
公交车最后停在了张国政家小区下面,我从车上下来后,径直到了张国政家楼下,不过到楼下后,我突然有些忐忑起来,是那种害怕真相的忐忑,我来回踱步,最后狠狠咬了咬牙,冲了三楼。
到了三楼后,我先是按了门铃,等了好一会,没有人开门,我又重重的砸了两下,但是里面还是没有动静,我下意识的望了望他们家的们,立刻感觉到不对劲了,因为春节都贴对联,但是他们家什么春联都没贴。
我心中一颤,难道张国政搬家了?
唯一的线索看样子要断了,真是见鬼,我不甘心的从张国政家离开,我从小区内出来后,漫无目的走着。
这个时候,我的电话响起来了,我急忙拿出手机一看,是我妈打来的,我稳了稳心绪,然后接通了我妈的电话,我妈跟我说中午不回家吃了,让我随便热点饭吃,还询问我回去车票买了没?
我听到这里的时候,眼泪不争气的滑落下来,我不敢告诉我爸妈这件事,怕他们担心,然后说,“没事,我都搞定了。”
说完,我挂断电话了。
现在已经不是回去车票的问题,而是我们两个小命的问题。
就在我漫无目的走路的时候,我眼睛一尖,突然就发现了一辆破旧的小型客车,我一看那客车好眼熟,虽然车牌被积雪给遮住了,但是我依稀的能分辨出来,那辆小型客车就是那辆黑车。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53:55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3楼 珺祎 说:


我急忙疯狂的跑了过去,但是那辆车已经启动了,朝着左边街道开去,我跟疯狗一般疯狂的在背后追着,但是我毕竟是人,追到路口的时候,那辆车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了。
我双手掐腰,大口喘气,休息了好大一会,才缓过劲来,我有些纳闷了,这个时候,钟雨馨又给我打电话了,我接到钟雨馨电话,紧张的问道,“怎么了,是不是出事情了?”
“是,还在之前我们见面的地方。”
钟雨馨低声的说道。
我知道钟雨馨肯定有什么发现,我急匆匆的赶了过去,等我到的时候,钟雨馨急忙就说道,“你还记得我之前给你看的照片吗?”
我点了点头,那么恐怖的照片,我自然记得了,要不是那张照片,我恐怕都被蒙在鼓里面,钟雨馨又把照片调出来了,纵然是第二次看这张照片,可是我的头皮不由自主的发麻,因为实在是太惊悚了。
可是我不知道钟雨馨给我看这照片干嘛?
我疑惑的望着钟雨馨,钟雨馨用力的一划,把相片放大了,然后指了指这尸体脖子跟前的金灿灿的东西道,“这是什么?”
“金链子啊!”
我不解的望着钟雨馨,但是下一秒,我就看到钟雨馨颤抖的从包内掏出了一个东西,是用面巾纸包裹的,她递给了我,我心扑通扑通的乱跳着,打开了一看,不由的颤抖起来了,因为这里面也包裹着一条金链子。
难道这条金链子是这尸体上的?
我顿时感觉到心慌,我想了想就说道,“会不会,这金链子是你们家的?”
“不会,我们家没有这种金链子首饰,而且这金链子就放在我枕头下面,我也是刚才回去整理枕头的时候,才发现的。”
钟雨馨脸色惨白,低声的说道。
我点了点头,像这种金链子首饰,也不可能随意乱丢的,可是它是怎么到钟雨馨房间内的呢?
难道是……
我瞬间不敢想了,钟雨馨喝了一杯咖啡,想镇定下,不过我看出来,她还是特别紧张,钟雨馨声音有些哽咽,“我也不敢跟我爸妈说,也怕把这些不干净的东西带给他们,我准备会苏州,不能因为我害了我爸妈。”
“还没那么严重。”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54:29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4楼 珺祎 说:


我安慰道。
“怎么没那么严重,他们神不知鬼不觉,就把金链子放在我的床头,想要害我父母的话,岂不是易如反掌。”
钟雨馨紧张的说道。
说实话,我与其说是安慰钟雨馨,不如说是安慰我自己,我也担心这事情,只是我跟钟雨馨招谁惹谁了,凭什么就摊在我们头上。
“对了,我的意思是,先不回苏州,今天我去了一趟张国政家,他们家搬家了,但是我好像看到了那辆小型客车了,想要搞清楚一切,那必须要找到张国政,或者另外两个。”
我低声的说道。
钟雨馨点了点头,我端起咖啡喝了两口,就感觉到肚子有点饿,就到附近快餐店随便吃了点,钟雨馨说下午父母不在家,也不敢回去,我就陪她逛街。
钟雨馨也一直没心情逛街,我安慰两声道,“没事的,肯定没事!”
“哎,最近我总有种感觉,可能躲不过去了。”
钟雨馨很悲观的说道。
我叹了一口,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,我们逛了一下午,钟雨馨有点累了,我就把她送回去。
我坐着出租车先回去,出租车途经丧葬一条街的时候,我脑袋灵光一闪,说不定能碰到什么高人呢?
以前我从来不相信这些鬼怪之说的,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我明显感觉到这一切不是人为的,我让出租车司机停下来,我下车就朝着里面走去。
我看到几个算命先生在这里摆摊位,然后不时的打量着周围的人。
我也不是有病乱投医,毕竟这种江湖骗子比较多,要是被骗子给骗了,钱财倒是小事,最怕的是人财两空。
我转了一圈就来到了一家门面不错的店内,店内坐着一个衣着华丽的老头,看年纪应该是五十来岁,应该很有钱的主,他一看我进来,就微笑的说道,“是给死人买东西,还是给活人买东西?”
我眉头不由一皱,给死人买东西我可以理解,毕竟这是丧葬店,可是给活人买东西,这什么意思?
我好奇的问了一句,那老头笑呵呵的说道,“你难道不知道你快要死了吗?如果你是想给你死后买块往生符,我这里有上等的往生符,保证你死后无忧!”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55:27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5楼 珺祎 说:


说实话,如果是以前遇到有人这么跟我说话,我肯定上去就揍他了,这分明就是咒我死的。
可是现在不一样了,我的确感觉到我要完蛋了,就像钟雨馨说的那样,我们可能躲不过去了。
“老板,救我啊,我还不想死。”
我紧张的说道。
“不想死,那就是给活人买东西啊,来,里面坐,跟我说说你的事情。”那个老头朝着我招了招手,我立刻跟了过去,老头就询问事情经过,我也不敢隐瞒,就把事情全都说出来了,我又想起来那十万块钱,急忙说道,“老板,如果你救了我们,那二十万块钱,我全部都给你。”
这老人一听到我准备把那二十万块钱给他,脸色立刻就气得铁青,朝我骂道,“你是准备害死我吗?”
“不是,当然不是,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,我只是想把钱给你,怎么可能害你呢?”
我一看这老头生气了,吓得站起来了,急忙解释道。
“那些钱是买你命的钱,我拿了那钱,岂不是要替你死吗?”
那老头平静的说道。
我心中一颤,果然是我猜测那样,这钱的确有问题,该死的张国政竟然让我把钱取出来,这分明是想要我的命。
一想到有人想害我的命,就开始紧张了,我低声的问道,“高人,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老头摇了摇头说道,“说实话,我也看不透彻,但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是有人做的局,用的是很霸道的邪术,那辆车肯定有问题,俗话说的好,人生如旅途,出生是起点,死亡是终点,那辆黑车送的不仅仅是你的人,还有你的魂魄。”
我一听到邪术,立刻就紧张起来了,以前看电影的时候,就知道哪些扎小人啊,下降头的,简直恐怖歹毒,没有想到有朝一日,我竟然也摊上这事情了。
不过按照老头这么说法,我中途下车算是下对了,否则我跟钟雨馨都挂掉了,老头继续说道,“你们两人中途下车,可能扰乱了他们的计划,他们花十万块买你们的命,让你早点归天。”
我不由的愤怒起来,妈的,这帮人简直太狠毒了,我们又没做什么亏心事,我绝对不能让这些人得逞,我望着那个老头道,“老板,求你一定要救救我们。”
“这事情不好办啊!”
说完,这个老头两个手指搓了搓,很明显是要钱的,我也豁出去了,然后从身上取出一千块道,“我暂时就这么多,先当定金吧!”
老头看到钱后,两眼放光,他嘿嘿嘿的笑起来道,“我虽然不能敢保证,但是暂时稳住你的性命,还是没问题的,你只要找到你的朋友,我就有破解的办法,到时候,钱另外算。”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56:03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6楼 珺祎 说:


我一听老头这么说,心里有底气了,老头微笑的说道,“好了,你把你们的生辰八字写下来给我,我再给你们画些符纸。”
我立刻打电话给了钟雨馨,钟雨馨立刻就找去问了,过了一会就把生辰八字发给我了,我把我们两人的生辰八字递给了老头,老头看了看生辰八字,突然笑了笑说道,“难怪会选你们两个。”
“老板,你什么意思?”
我好奇的问道。
“没什么,你把你家地址写下来,我晚些时候,可能去观察下。”老头平静的说道,我一听这个,顿时喜出望外,然后就把我家地址也写下来了,递给了老头。
老头走入里面,过了几分钟后,从里面拿出了一些药丸,还有几张符纸,药丸黑不溜秋的,不过我知道肯定是什么宝贝。
他把药丸跟符纸递给我,然后微笑的说道,“这药丸你睡觉前服用一粒,应该能暂时稳住尸斑,符纸你贴身放,保你平安!”
我立刻激动了,这老头肯定是高手,我想了想就说道,“对了,老板,那卡里面十万块钱,怎么办?”
“先别管!”
老头平静的说道。
“谢谢老板。”
我感激的说道。
老头点了点头,低声的说道,“好了,今晚我也累了,你回去吧!”
这老头摆了摆手,我感激了几句,立刻跑了回去。
我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,坐上出租车,我立刻给钟雨馨发信息,让她到楼下拿东西,我紧紧的握着药丸跟符纸,这可是救命的东西啊,等我到楼下的时候,钟雨馨已经在那里等我了,我急忙把药丸跟符纸分给钟雨馨一半。
钟雨馨看到这个后,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,我一下就慌了,低声说道,“高人说了,会想办法救我们,别哭,别哭。”
钟雨馨擦了擦眼泪,接过了药丸跟符纸,外面风挺大的,我就让钟雨馨回去了,她点了点头,走了几步转过脸来,晶莹的泪珠滴了下来,她朝着我笑了笑说道,“谢谢你,杨程。”
我也笑了笑,朝她挥挥手,钟雨馨上楼了,我也回家了,到家的时候,天已经黑透了,我上了电梯,就感觉阴森森的,等出来后,外面黑漆漆一片,让人有些紧张。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57:05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楼 珺祎 说:


这种感觉就像,晚上加班回来,走在漆黑的走廊里面,我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,然后快步跑了两步,打开门进去了,我爸妈都没有回来,我一个人在家里面,竟然紧张了。
我打开电视,然后就准备到卧室拿东西,开开门的那一刹,突然刮了一阵风,刮的我房间内窗帘乱动,我隐约的好像看到了窗帘后面有个人影,我顿时紧张起来了,难道是小偷?
过年的时候,小偷特别猖狂,难道小偷爬窗户,然后跑到偷到我们家了,但是转念一想,我们家是五楼,外面是防盗窗,小偷根本进不来,难道是……
想到这里,我浑身冒冷汗,我直接按了电灯,顺势望去,窗帘后面根本没人,我松了一口气,看来是自己吓唬自己。
我朝着窗户那边走过去,等我看到窗帘后面的东西时候,我吓得一大跳,那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。
我明明记得我起床的时候,把高跟鞋踢到了床头边了,它是怎么到这里的?
我脑海里冒出一个奇怪的画面,刚才那个黑影穿着高跟鞋,然后站在这边看什么东西,想到这里,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我下意识的朝着窗户外面望去,我们家对面就是马路,等我看到马路上的时候,吓得我浑身冒冷汗,因为我看到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,他带着帽子,抬头正盯着我们家看,看我探出脑袋后,他竟然快速跑了。
我一时间慌了,这人是谁?
而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,我急忙转身出了卧室。
此刻我身上的汗珠浸湿了衣服,顺手摸了一个臂力器,特别是最近这诡异的事情有点多,让我感觉到不安,我走了过去,打开了房门,让我想不到是,来找我的竟然三个警察。
中间的那个警察年纪稍微大,估计有四十岁左右,长了一张国字脸,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,我看到警察后,有些紧张了,那个国字脸低声的说道,“你是杨程吧!”
我一听到警察叫我的名字,立刻就慌起来了,低声的问道,“你们找我什么事情?”
“哦,有一个命案跟你有关,想了解情况,请跟我们走一趟吧!”那个国字脸认真的说道。
我一听到人命案,顿时紧张了,急忙喊道着,“警察同志,我没杀人啊!”
“我们也没说你杀人啊!”国字脸旁边的那个年轻警察看了看我,低声的说道。
那两个警察就把我带到警车上,这是我第一次坐警车,心中忐忑的要命,我紧张的问道,“警察同志,谁死了?”
“丧礼街上,卖纸钱的高老板!”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57:39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8楼 珺祎 说:


我一听丧礼街的高老板死了,立刻就傻眼了,丧礼街的高老板就是我刚才去找的高人,他家的店铺好像就是高氏店铺。
高人竟然死了?
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,不过我还是不相信,他之前还给我交谈,我不相信他就这么死了,我急忙问道,“是高氏店铺的老板吗?”
“是!”
那个国字脸望了望我,然后严肃的说道。
这个警察彻底打破了我的幻想,高老板真的死了,我以为我找到的救星,但是谁也想不到,竟然短短不到数小时时间内,他就死了,我颤抖的问道,“怎么死的?”
国字脸没有回答我,然后问道,“你最后一次见到高老板,是什么时候?”
“大概晚上六点左右吧,你们,你们该不会怀疑是我杀人的吧?”我惊悚的望着那个警察,紧张的问道。
国字脸一直盯着我看,看的我发憷了,我知道警察这一行都喜欢这么盯人看,玩的是心理战术,他看我这么紧张,就摆了摆手,低声道,“就是随便问问。”
车内又恢复了平静,我脑袋乱的要命,一个小时前,那老头还给我指点迷津,一个小时后,他竟然就死了,而且警察还找到了我,车很快开到了警局,我被带入警察局了。
我的心不由的忐忑起来了,到了办公室后,国字脸递给我几张照片,我接到照片看了一眼,头皮瞬间就麻了,照片第一张上面,脖子那里被抓了一块,好像是被割下来一样,血染红了老头的脖颈。
这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照片上老头的眼睛,充满了惊悚,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害怕,他死的时候,肯定看到了什么让他难以承受的事情。
什么事情能让他如此惊悚?
我不敢细想下去了。
后面连续两张是拍摄脖子另外一边,我看到一共四道伤口,加上之前那个,一共五处伤口,不过让我心惊胆寒的是,他的伤口位置,竟跟我一模一样。
真的是太邪门了,我下意识的掐了掐我的脖子,心中一阵惊慌,难道高老头是被活活掐死的?
我抬头望着那些警察,警察都很怪异的望着我,可能是被我刚才掐脖子惊住了,国字脸警察说道,“还有一张,看完吧!”
“嗯!”
我颤抖的拿出第四张照片,等看到第四张照片的时候,我彻底懵了,这是一张黑色的符纸,符纸上面写着我的名字,生辰八字,在我的名字上,出现了一个血红的叉叉,好像是有人沾着血画上去的。
在我的名字上画一个血叉叉,这是什么意思?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58:08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9楼 珺祎 说:


难道下一个要被杀掉的人是我?
我后背不由的冒冷汗,整个人都吓傻眼了,从身上摸出一根烟,想点上烟,但是打了两次火,都没有打起来,倒是那个国字脸帮我点上了,我抽了两口,国字脸就说道,“说说你的想法吧!”
我哪里有什么想法啊,脑袋一片空白,国字脸旁边的警察看我不说话,然后催促道,“说说那个红叉叉,还有你跟这老头什么关系?”
我猛吸了两口,可能吸的太急了,把我呛到了,我感觉这事情已经超出了我的控制,我平复了心情,然后就把我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了国字脸,包括我身上的尸斑。
国字脸听完之后,脸阴沉的要命,而其他两个警察大眼瞪小眼的望着我,很显然他们不相信这么诡异的事情,我立刻就把我脖子上的尸斑都给他们看。
之前我特别讨厌这尸斑,没有想到下一秒的时候,这些尸斑却成了证明我没有说谎的证据。
真是造化弄人。
他们扒了扒我脖子上的尸斑,这些人都是警察,见惯了尸体,自然也认识尸斑了。
但是在活人身上看到这么多尸斑,应该是第一次!
他们都不说话,因为这件事无论是多么老辣的警察,都会感觉到恐怖而又惊悚。
因为这很有可能,不是人为的。
我一看他们沉默下来后,然后就低声的说道,“警察同志,我根本没有杀人啊,你们可以调监控录像,他死的时候,我肯定不在那里啊,而且我根本没有杀人的动机啊!”
“我们已经调取了道路那边监控视频,你前后出来的时间,很短,当然我们也没有怀疑你杀人,只是按照办案流程,请你过来一下,现在情况都说清楚了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那个国字脸平静的说道。
我点了点头,又跟国字脸说了下银行卡的事情,国字脸低声的说道,“放心,我们明早会派人到银行调查的,有什么消息,我们会立刻通知你的。”
“谢谢警察叔叔!”
我声音有些颤抖,因为今晚的事情实在是太让我难以承受了,国字脸就把他的号码写下来,递给了我,这国字脸警察姓郑,叫郑元海。
“有什么事情,就打这个电话,24小时不关机。”
郑元海交代了一句,让我离开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58:36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0楼 珺祎 说:


我失魂落魄的出了警察局,此刻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,外面吹着冷风,我感觉到一阵茫然,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一切,到现在,我都不知道我得罪谁了,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人。
特别是那个老头突然死了,让一切更加惊悚了。
走在路上,我感觉到很压抑,我朝着前面吼了几声,马路上的人都把我当成傻子,他们欢呼着,庆祝着将要过去的春节,但是与我无关。
我爸妈都不在家,我甚至不敢回家了,脑海里一直在回想着今晚的事情,一想到高老头死亡时候的照片,我浑身发憷,一种深深的恐惧感。
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?
走了好一会,我突然感觉到身后有双眼睛在盯着我,那种感觉很诡异,就像之前我在房间一样。
我下意识的朝着后面一看,但是什么人都没有,而且那种被人盯的感觉也消失了,可是等我转过身来的时候,这种感觉又出现了,我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着,脑海里不由的想起来路灯下的那个黑衣人,他带着鸭嘴帽,盯着我们家看。
难道我已经被盯上了?
我更加不敢回家了,一种无比恐慌的感觉袭来,我甚至不敢跟人倾诉,我很想大哭一顿,但是却哭不出来,前面的公园上方,一声轰隆的巨响传来,那烟火在空中绽放,我摸了摸手机,看到了钟雨馨的号码,我犹豫了一下,拨通了她的电话。
电话那边,传来钟雨馨焦虑的声音,“怎么了?杨程!”
“没什么,我就是想跟你说说话,想跟你说声,新年快乐。”我说这话的时候,声音有些哽咽,我很想找人倾诉,但是我不敢把那老头遇害的事情告诉钟雨馨,因为这事情太残忍了。
钟雨馨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紧张的问道,“杨程,是不是情况恶化了?”
“没有,你陪我聊会天吧,现在外面烟火好美。”我低声的说道,钟雨馨嗯了一声,说道着,“是啊,以前没发现这么美过,希望我们以后还能看到这么美的景物。”
我们两个就闲聊起来了,当然我是想让我放松下来,不能再想着那高老头的事情,否则我会崩溃的,我听着钟雨馨说的话,然后暗暗的紧握拳头,我不能就这么算了,我得想办法,不能就这么认命了。
而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钟雨馨好奇的说道,“杨程,我感觉楼下好像有个黑衣人,一直在盯着我看。”
“是不是带着帽子?”
我瞬间紧张了,低声的问道。
“对,你怎么知道?”
钟雨馨一下子吓到了,颤抖的问道,我的心都纠起来了,心道,又出现了,看来并不是偶然,我这次一定要抓住他,问问他,到底是谁?
--------------------
本帖来自:PC秘书

发表于2017-11-4 17:59:06    
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爱盲 用QQ帐号快捷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中国爱盲互联网 ( 皖ICP备12013896号  

公安机关备案号:34130220140251

GMT+8, 2017-11-19 03:06

免责声明:本站网友发表的言论属其个人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
关于爱盲 最新最热 热键帮助 网站地图

Powered by 爱盲论坛 X3.1

© 2002-2015 amhl.net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