盲人论坛 爱盲社区 中国爱盲互联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爱盲

使用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开启左侧

分享个网络小说,敢兴趣的可以进来看看

[复制链接]
天下第二就是俺
内容开始:::今天上班的时候我师傅冲着我喊:“王越,你他妈给我滚蛋以后少问我。”
    我手里拿着搬起的凳子,我看了眼师傅,忍住了,没说话。然后把凳子放下。下班回家,自己买了几瓶酒,喝了会,想想自己活了这么大了,也真不容易,11岁就上初中了。
    那时候妈妈经常对我说:“孩子,要好好学习”。
    我说:“好。”
    妈妈说:“要锻炼一下自己。”
    我说:“好。”
    于是,通过家里给找的学校,然后就自己背起书包,去了外地上学,住宿。
    那时候思想真的很单纯,甚至连男女身体构造都分不清。但是脑子里的思路很明确,好好学习。妈妈说了,要听话,要乖。
    报道那天,妈妈送我去学校,安排好我住宿,处理完该处理的事,给我200块钱,嘱咐了我些话。然后就回家了,我自己去的班级找老师报道。
    刚分了班,上课的时候,正好赶到班主任的课。
    老师说王越:“你基础怎么样。”
    我说:“就那样。”
    然后他就没理我,给我分了个座位。开始讲课。快下课的时候,考试--课堂小测,我考了100。其实我们是同桌判卷子,我答应给我新同桌买可乐喝,他就给了我100,也没给我看。
    等老师收上去,就发现了,批评我说:“这么小就学的不诚实。跟谁学的。”
    我抬头当着全班人的面,跟老师说:“现在诚实的人没几个。”
    老师诧异了一会,然后问我:“你多大了?”
    “我11。”
    老师说:“你这么小,就这么会说,就这么悲观。”
    我看着老师说:“这不是悲观,中国就是这个社会情况。也不是我妈我爸教我的,我自学成材。”
    最后这个老师就带着我去找年纪主任了,就把我从他们班赶走了,换到别的班了。是一个年轻的老师带的班。
    当班主任那老师见了我,就说:“小伙子有前途。”之后让我当他的课代表。
    从那以后,我就开始好好学习了,很努力的学习。规定好自己每天要花的钱,还有自己的学习任务。8个大字牢记于心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
    有一天,我们班一个很好看的女的来跟我借涂改液。我看她比较好看,发自内心的就想跟她多聊几句,她也没有拒绝,我就跟她多聊了几句。
    放学的时候,有人就在我们班门口叫我。接着,我就被打了。
    我被一个看着头发炸炸,穿牛仔裤,大皮鞋的人叫出去了。外面有4,5个相同打扮的人在那站着,腿一掂一掂的,让我以为他们是营养不良,身体残缺。但是他们却用很不屑的表情看着我。
    其中一个带头的对着我说:“你以后离那女的远点。我说我什么都没干,就是聊几句天,咋了?”
    “你说咋了?”
    他说着,一脚就冲着我踹了过来。我下意识的躲开了,伸手就是一拳。结果就打到他的鼻子了。
    那些人就都冲过来了,一边打我,还一边还说:“一个外地的小子还敢还手!”打完以后。又骂了几句脏话,起身就走了。
    我后来就想:“你们打我,我为什么不还手?”后来他们见我以后还很牛X的样子,跟我说话也趾高气扬。
    那时候学校的女的,好看点的,不好看点的。都比较喜欢外面所谓混的。其实那也就是小打小闹,学校里的一些人欺负另一些人罢了。很不幸,我沦落到了后者。
    学校里流行搞对象,一些孩子们总是无视学校的纪律,无视老师的教导。我喜欢上一个姑娘,不过一句话没说过。
    那天下晚自习,我就勇敢的过去跟她说:“我喜欢你。”
    她问我:“你是谁?”
    我说:“你喜欢我么?”
    她说:“你有病吧,滚。”
    结果第二天,我又挨了顿打。第2天来了个很高大的体育生。
    那个人对着说我:“臭外地的,也赶抢我媳妇:”二话不说,出手就打。
    我没还手,因为我知道差距太大,还手他会打的更狠,于是我就忍了。
    后来我了解到真相。那个他口中自称为他媳妇的姑娘,那不是他媳妇,那是他奶奶。或者是他祖宗。
    我这么想的原因是:他不一定会很孝顺他奶奶。好比,那女的说:“我渴了。”那男的就上着课跑出去给买喝的。没钱就借钱。那女的说啥,那男的干啥,简直比保姆还保姆。比儿子还儿子,不对,是比孙子还孙子,给人当孙子,还满脸乐呵呵的表情,最重要的是还会跟人吹捧。让我以为他从小缺少母爱。不过,那时候,只敢在心里想想。
    我很安静的上完了6年级。然后初一转到另一所学校,也是外地,也是自己住宿。
    由于自己的六年级,过的很郁闷,经常受欺负。所以我当时思考再三。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,我决定上初中以后,我不要再受欺负了。我要找很多很漂亮的媳妇,要有很多够意气的兄弟,也要很好很好的学习。
    后来想了想。漂亮媳妇不用很多了,有俩就够了。小小鄙视了自己一下。心里乐了哦。
    于是乎,上学以前,就给自己订下了3个很宏伟的目标。开学前几天。自己很是兴奋。
    妈妈问我:“怎么了。”
    我说:“没,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。努力。”
    妈妈夸我懂事。然后很欣慰的笑了。我也感觉自己很懂事了,也很开心的笑了。
    开学的第一天,报道,分班。分宿舍,我倔强的自己来学校报名,抗着自己被褥,结果分班和分宿舍的时候,都没我的。我只能拿着自己的收据和发票,去找校长。
    校长拿着发票和收据,摸了摸我头,乐着冲我说:“小伙子,自己来的啊?”
  我看着校长说:“恩,我自己来的。”校长夸我懂事,然后安排了人重新给我分的宿舍和班级,因此我也没有分到我本来应该分到的班级,而是分到一个问题宿舍。
    我自己抗着被褥宿舍去宿舍的时候,路过一个宿舍门口,门口站着俩人,打扮很嚣张,一人伸着一跳腿,挡着门,我楞了一下,站在那没动。
    其中一个人看着我问:“抽烟不?”
    我说:“不抽,不过我会学习。”
    那人看着我说:“OK,那进来吧。”
    后来我才反映过来,我说的是我会学习,不是要学习他们抽烟,但是已经进了那个宿舍了,也不好意思走,主要是不敢,所以,我就加入了--107宿舍。
    进去以后我看了看里面的人,里面有两个头发很短的人,一个叫李元,另一个叫赵寸。还有一个小辫子叫小志。小志因为怕被老师抓头发问题,就只留了很细很细的一下把头发,很长,到屁股的位置,天天引以为豪。还有个偏分,不是二七分,也不是三八分,感觉就像是耳朵上面的头发少了一撮。很夸张的感觉。
    偏分总是对我们说:“这年头,玩时尚,要的就是这感觉。你们不懂。”
    我进去就后悔了。不过看着他们,琢磨半天,觉得还真不敢就那么走,于是乎,咬咬牙就住进去了。
    后来听大家介绍才知道,别人都不敢去那个宿舍。先前分去的俩孩子,都是自己要求调换的。我是外地人,用他们的话说,就是不明白行情,所以就自己送进去了。
    那5个人,都是本地人,只有我一个外地的。带头的叫林逸飞,大家叫他飞哥。我岁数最小,个头也小,他们叫我小六。
    记得第二天上学,偏分就被老师带走了,听说是去了以后老师很自然的拿剪子随便来了几下子,然后就不管了,剩下的是偏分自己去学校门口的理发店理的。
    反正我们再看见他的时候,他的头发由三八二七分变成了小平头。还跟我们说:“是我自己乐意剪的,那个发型过时了。”
    后来我才知道,他们是这个学校里很牛比的人物。从小学开始就在这个学校上学,一起升上来的。
    住进来的第一天,飞哥就对着我说:“小六,别怕!有啥事找哥几个,你敢进这个宿舍,就说明你有魄力。不管你是不是外地人,进来了我们就是一家人。”
    我当时挺感动的,差点就说出来其实我也是失误才住进来的!后来忍住了,没说,主要怕他们打我。
    但是他们确实很够意思。飞哥,小辫子,偏分,元元和寸寸,他们干什么都带着我。我跟着他们在一起开始有些不适应,后来习惯了以后,感觉走起路来都很拉风。
    我当时学习好,他们很不好,我就经常帮他们写作业,让他们抄作业,每当我要教他们学习的时候,他们从来不学。总是有各种理由各种借口。
    他们也都很照顾我,飞哥那会对我说:“小六啊,咱们宿舍要站起来,咱们要文武双全,我们是武,你是文。”
    我看了眼飞哥,我问他:“能不能在来俩文官,我自己一个文写4个武的作业,确实有点受不了。”
    飞哥说“你看谁还有你这魄力?你叫进来,反正还有俩位置”
    我当时挺高兴的,幻想着以后3个文干4个武的工作量的场景,满怀希望的试图说服我们班俩学习很好的孩子去我们宿舍住,开出了无比丰厚的条件。但是最后都被拒绝了。努力了很久,还是不行,后来我就放弃了。
    我们班有个男的喜欢我同桌,那男的又高又壮,但是长的真的很悲剧。在猩猩跟狒狒之间徘徊。由于我跟我同桌趴桌子上聊了几句天,就从后面拿笔拿书扔我。
    我特郁闷,我又没亲她没摸她,干吗打我。我们是实验班,都是好学生,没啥混的,他就属于比较厉害的了。
    下课我有点咽不下气,想起我的3个人生伟大理想,就找到那个男的,问他干吗打我?
    那男的说:“我喜欢你同桌。”
    我看了眼那男的,然后问他:“你喜欢她关我啥事?”
    我在等待他的回答,结果回答到是没等到,等到的是他的一耳光。我当时就蒙了。我没有还手的勇气,我就闷闷的上课去了。。只听见他在后面像小毛驴一样乱叫。
    回宿舍以后,我有点不高兴,心情不愉快,飞哥看我不高兴,问我:“咋了?”
    我说:“没事”
    宿舍的哥们们都问我咋了?问了半天,差点打我的时候,我才招。
    我说出来以后,他们就急了。这些人像变戏法一样,不知道他们从哪搞出来的铁管子,木棍,还有个拿铁饭盆的。住了一个多礼拜了,我都不知道他们有这些工具,飞哥拉着我,对着宿舍的人说,哥几个,走着。就拉着我去我们班宿舍了。
    进去以后,那人一见飞哥就吓着了,问飞哥,:“咋了?飞哥”
    飞哥看着他说:“这是我兄弟。你说咋了”
    然后冲着我说:“六儿,上去打他。”
    他看着我,我不敢动手。飞哥就骂我说:“有点出息!你他妈快点”
    我咬了咬牙,就过去了,软软的踢了猩猩一脚,猩猩没还手,我又往回退了几步。
    飞哥说:“你在使劲再打,听见没?”
    我又去了,稍微狠了点踢了一脚,我很怕,下不去手。我跟飞哥说:“算了,飞哥,都是同学。”
    飞哥说:“不行,你怎么这么窝囊,给我打他,使劲打。”
    我犹豫了一下,没动手呢,飞哥上来就踢了我一脚,说:“给我打。”
    我一狠心,上去就一个大嘴巴,打完他,我都有点冒金星的感觉,看他嘴和鼻子都流血了。
    飞哥看了以后冲着我说:“这就对了。”说完拿着棍子就冲上去就一棍子打猩猩肩膀了。
    后面的哥们也冲了,偏分还拉着我说:“打,给我打!”我一想,反正也打了,就接着打吧,就出手跟着他们一起打,打完了以后我们就回宿舍了。

本楼来自:智慧人生开发版欢迎第485位访客 当前25篇回复   发表于7 天前 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 楼主| 天下第二就是俺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下第二就是俺
  第二天我就被老师抓住了,老师问我:“你找谁打的?”
    我说:“我自己打的。”我知道不能说飞哥他们,那个时候小,不是那时候有多义气,是我很清楚的知道我说了以后我会很惨,会呆不下去,会得罪了飞哥,而且飞哥他们是为我出气。
    我一直都没说是谁,口口咬住是自己打的,别人不认识,没动手。那男的也不敢说飞哥,也说不认识我叫的谁。最后我就被通报批评了,还赔了人500医药费,我的2个多月的生活费。
    这个事结束以后,我回宿舍,飞哥搂着我,对我说:“够意思,没看错你!没钱不要紧,有哥几个呢。”
    从那以后每次吃饭的时候他们都拉着我一起吃饭。有钱了,大家一起吃,喝,没钱了一起吃辣酱,啃馒头,吃榨菜。
    他们老打架,每次都叫着我去,我不敢下手他们就逼我,说要锻炼我,让我文武双全。那时候一回宿舍,飞哥他们就说他们的战果。
    飞哥说,我要在这个学校站起来,让他们都知道我,还说要组织社团,说要风风光光,然后构思了好多伟大构想。给我的感觉像是古惑仔的洪兴。
    飞哥他爸是这个地方的副县长,学校校长是元元的舅舅。他们根本没有顾虑,但是那些都不是我改变的原因。
    那会在学校,看见很多好看的女的,我们走着走着就会站在原地,评价各种女的。
    其中有一个女的经常跟一个比我们大一届的男的在一起呆着,飞哥看见了好几次,一直以为那女的是初2的,总在宿舍跟我们说,我也没见过,但是飞哥后来了解到,原来她是初1的,跟我们一届,叫林然。
    飞哥就暗奈不住自己内心的寂寞,在宿舍里很伟大地下了很多必须搞定一类的誓言,集合群众给他出谋划策。结果一直没有付出行动。
    初一下半学期,飞哥突然跟我们说,我要追林然,我们大家都很支持他,飞哥又经不住几句吹捧,说行动就行动,真的就开始追林然。
    追了有些日子,林然不跟飞哥好,我们鄙视了飞哥半天,飞哥对我们说,要屡败屡战,方可验证我的男性魅力,我们都笑,最后,飞哥就认林然当妹妹了。
    我当时感觉很奇怪。当不了媳妇就当妹妹。妹妹着妹妹再妹妹成媳妇。飞哥果然有一套。
    后来有次我们在踢球,林然来看我们,离的很近,我看见她,感觉晴天霹雳,我一见钟情了。跟飞哥他们说了说。
    飞哥乐着说:“行,支持你,给你点她的资料。”
    我琢磨了一晚上,第二天就开始行动了,飞哥就对我伸出了大拇指:“行,够迅速。”
    我天天东找西找,买各种糖给她吃,每天都送,送完一轮在重复送。
    我对林然说:“我要让你每天活在甜蜜中。”
    坚持不懈了一个多月,把吃饭的钱都买了糖了,终于,林然同意跟我好了。我那天高兴的手舞足蹈。好多同学都以为我中了什么大奖了,回去以后在宿舍,跟宿舍的人说了,开始他们都不相信,后来我拿出来了我俩的通信。飞哥才相信。
    飞哥看着我说:“你怎么搞定她的?”
    我就添油加醋的把过程跟飞哥说了,飞哥听了以后,冲着我说:“原来你也这么有道,以前怎么没发现呢你这点才华呢。”
    那是我的初恋,我们当时好了只有3天。
    在第3天夜里,我们宿舍外面来了一堆人。打头的个子不高跟我差不多,但是身后站了一堆5大3粗,长相很剽悍的人。
    带头的人跟我说:“林然是我女朋友,你离她远点。要不后果你自己想。”
    飞哥一看那边楼道那么多人,得有10好几个,我们这就5个半,因为飞哥他们经常说我只能算半个战斗力。两边差的比较多。就忍了。
    飞哥上来说了几句好话。我们宿舍人都帮着我说好话,那人就是不干对着我说:“你给我道歉,然后离林然远远的,在请我们吃顿饭,给我一条烟,要不没完。”
    我们又说了半天好话,还是不行。那人就是这要求。我们宿舍的人在一起,一起给我凑钱,我跑下楼去学校小卖部偷摸给他们买了条红河拿上来给他们。那人骂骂咧咧的,临走还揣了我一脚,嘴里说着再有下次让我们好看之类的话。
    从那夜以后,我才知道,飞哥他们也不是全罩的住的。但是我感激他们,他们帮了我。
    他们走后,飞哥没说什么,对我说:“忍了,以后再报仇。”但是我的女朋友没有了。
    这就是我的初恋,单纯的我想单纯的恋爱,想单纯的找个漂亮媳妇,是我最喜欢的女的,然最后就给了我一封信,信上就几个字。歪种。
    我在宿舍看完了,飞哥把信拿过来看了一眼,然后摸了摸我的头,说:“六儿,别急,早晚会报仇的。”偏分他们都过来安慰我,然后,我哭了。生平第一次为女人哭。
    我哭了很久,飞哥他们就在一边站着,抽烟,也不去厕所抽了,我知道他们也在发愁,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哭完的,哭累了,躺床上,没说话,没聊天。熄灯以后就睡觉了。
    从那天以后,我不再学习了。彻底的放弃了学习,我跟着飞哥他们一起抽烟,一起玩闹,一起逃学,一起喝酒,一起打架。我强迫自己出手,自己动手。让自己坚强点,勇敢点。我们这些人,没用多少时间,就已经在我们年级打出了一小片地盘了。
    那会我们年级分好几拨人,我们这些人也算是一小拨人物了。我那会不太爱说话,内心很压抑,然的离开,然给我的信,对我的冲击很大,那信我一直舍不得扔,压在我的床铺下,偶尔发呆的时候看看,内心的感觉酸酸的,我们这种生活持续将近了一个多月。
    那会基本天天打架,两边人看着不顺眼,没什么深仇大恨就上去打。直到有一天,飞哥该过生日了,说中午放学,请我们吃饭。跟家里要了钱了,要给哥几个改善生活。

本楼来自:智慧人生开发版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天下第二就是俺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下第二就是俺
    我们在学校门口的饭店吃饭,喝酒,大家很开心。很高兴。喝的也比较多。差不多快上学的时候,我们出来了。
    我出来的时候,老远看见有个熟悉的背影在马路边上坐着,在仔细一看,是林然,我本来酒量小,喝不了多少,那天也确实没少喝,回头冲着飞哥说:“飞哥,林然,过去看看。”飞哥说:“恩,走过去看看。”
    我们过去了以后,我拉起林然问:“你怎么了?”
    林然不说话,开始哭,大家都一起问她。
    他只是偶然的说了句,“他骗了我,我现在什么都没了。”就接着哭,我没太明白什么意思,看着偏分跟飞哥,飞哥到我耳朵边上低头跟我解释了下。
    偏分骂了句人,然后说:“真不是人。”
    我们那会有10多个人,都喝多了。飞哥看着我说:“六儿,你说怎么周?”
    我当时就是酒精作祟,胆子也大了,想着林然,看着然哭的样子。一狠心,我说:“干!”
    飞哥看了我一眼,然后转头跟大家说:“哥几个,走着。”
    我们10多个人又回饭店,一人拿了几个啤酒瓶子藏怀里,出来以后,分散开,跟着飞哥就直奔学校,到了学校里面集合好了。冲着初二教学楼就去了。
    老远我看见几个人往教学楼走,元元一指:“就是那只。”
    那男的他们3,4个人,估计是刚从厕所抽了烟,正往班里走。飞哥顺着元元指的方向看见了,说了句特拉风的话:“走着,哥几个。”从怀里拿出酒瓶子,就冲上去了。
    我们几个就跟着往过跑,那几个人看见了先骂了几句,然后看情况不对,刚想跑,飞哥一酒瓶子就打那人脑袋上了,那人一下就蹲下了。接着飞哥上去一脚就把他揣地上了,我们一群人呼啦就围上去了,在初2教学楼门口开始打那几个人。
    没过多一会儿,他们里面出来了一大片人,密密麻麻的就把我们围到中间了。感觉得有好几十个人。
    飞哥抬头看了眼说:“妈的,拼了,走着,哥几个!”元元骂了句人,也冲上去了,我们就打起来了。
    他们有武器,我们只有几个酒瓶子,还都招呼在那3人身上了。打了没几分钟,就有一棍子打到我头上,当时我就蒙了,看见的就是满地血,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。转头看在元元倒在地上,飞哥护在他身上,我眼睛就红了,身上挨了好几棍子都没管,急眼了,当时就想拼命,拼命。
    这前后也就几分钟时间,学校领导带着保安,还有好多男老师就来了。
    这人们就都开始跑,都开始散。老师把我们分开了,我们受伤的都在医院包扎了包扎,问题都不大。最惨的是那3人,得住俩月院,事后飞哥和元元家里也都出钱出力,都很有关系,我们最后都是留校查看,回家反省7天,最后不了了知。学校通知家长了,都被叫回家闭门思过。
    我们开始上学头天晚上,我们没回宿舍,集合好了在外面饭店好好吃了一顿,吃完了以后一起去KTV喝酒。
    飞哥跟我们说:“我爹给报销,大家HAPPY”!我们欢呼,到了晚上,基本都是喝多了,我们一群人在大马路上溜达,讲着黄色故事,说着各种女人,路过正阳桥,桥旁边有个卖香的小店。
    飞哥在门口停下,冲着我们说:“哥几个,今天咱们磕了头,拜把子吧。”
    偏分说:“说到我心坎里去了。”
    小辫子最直接,进去买了好多香,出来以后分给我们,一人拿了3柱,我看着飞哥跪在桥下,脑袋一热,酒精发作,也不管什么路人不路人的。也跟着跪下了,接着边上的人也都跟着跪下。
    我们就在我们学校外面正阳桥下,一人拿着3只香,11个人,发了毒誓,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。发誓的时候,声音很响亮,把香店卖香的老奶奶,也给惊出来了,路人围观。听着我们一群屁大点的孩子,跪在大桥下发誓。
    完事以后回了学校,从此。我也由原来人们口中的小六,变成六哥了,从那次事以后,我们这些人,在学校也出名了。
    有一次放学,我正要去找飞他们,然后去吃饭,出门,有个人就挡在我面前了。
    我一看,是林然,我看着她,很关心的问她:“你怎么来了?又出什么事了么”
    然看了我眼,低着头,说:“对不起了,我以前不该那么说你的。”
    我一楞,然后盯着然说:“我好喜欢你,跟我好吧,让我来好好照顾你,我会对你好,我不会骗你。”
    然看了我眼,对我说:“不要了,六,我不再相信什么爱情,我什么都不信了,我们还太小。不懂得怎么保护自己。”
    我看着然没说话,然说完这些话,然后转身离开,我痴痴的看着她的背影慢慢离去,心里酸酸的,不知道什么滋味。也说不出来什么感觉,反正,很难受。
    后来,那3个人出院了,也没有再来找我们麻烦。
    元元跟我们说:“哥几个,安着,我家校长警告过他们了。我就不信他们还敢来。”
    飞哥就接着说:“来了也不怕。接着整。受一回两回欺负行,还能老受着么。”
    寸寸就说:“中国抗日还8年呢。”我们就都乐了。
    我们这些人在年级里火了,开始有很多人跟着我们,围着我们,想跟我们在一起玩,慢慢的,我们的人也多了。形成了一个小集体。
    那个时候飞哥一有啥事,就说:“走着,哥几个!”大家就都出动,我特喜欢飞哥说这话。以前是,现在是,以后也是。
    接着,我们这些人开始游乐于各种网吧,KTV,小酒吧(因为学校附近没有大的)。大家干什么都一起。有钱的时候一起糟蹋,一起HAPPY。没钱的时候一起啃榨菜,吃窝头。在KTV,喝8块钱一瓶的啤酒,也不闲浪费。
    那会飞哥就跟我们说:“哥几个,咱们呢,要有钱的时候瞎的瑟,没钱的时候穷的瑟,反正得的瑟着。”大家鼓掌欢呼。不过很快,麻烦就上身了,后来想想,应该是树大招风。

本楼来自:智慧人生开发版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天下第二就是俺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下第二就是俺
    那会,我们初一还有另一拨很嚣张的人,他们打头的叫李明赛。根据各种版本传说,他家世代黑社会。我们在年级里经常遇见,两边没有直接矛盾。但是就是看着不对眼。
    这天放学,飞哥他们刚下课出班,说去抽跟烟呢,老远过来了一个人,仔细一看,是赛。
    赛过来了以后就对着飞哥说:“林逸飞,对吧?”
    飞哥看了眼赛,说:“怎么了,啥事?”
    赛对着飞哥说:“你以后跟着我混,我不会亏了你,我想你肯定听过我,我感觉着你这个人还行。”这些我不知道,我当时也没在,只是知道那人是自己去飞哥他们班找的飞哥。
    飞哥,寸寸,还有个人,他们楞了一下,就听飞哥想也没想的说了句:“哥几个,走着!”
    然后一拳就打到赛的脸上了,寸寸他俩也上手了。几下就把赛给打倒在地了,飞哥跑进班,从班里拿出来个凳子,冲着赛又砸过去了,凳子都给砸坏了。
    打完了以后,飞哥拍拍手,对着地上赛就说:“我还想收了你们呢!”
    赛爬起来冲着飞哥说:“行,我记着,你们等着。放学门口见。”转身就走了。
    他刚走了以后,飞哥就开始纠结人手,我们的人大部分在二层,他们的大部分在3层。
    一层班级少,都是实验班,想想那时候,我也是一层老大。号称实验班的六爷。元元下来告诉我以后,我听了也热血沸腾的,就等着放学开打了。
    在下课的时候,赛找人来告诉飞哥:“说放学,学校门口见。”
    放学了以后,我们这些人就开始集合,人差不多了以后,我回头一看,有好几十个。
    飞哥冲着我们喊:“哥几个,走着,走着。”气势很强大,也很拉风。我们集合好就出去了,拿着各种武器。
    出了学校以后我们看着马路对面,看着那些人就傻眼了,我们大概有30多号人,对面也就10多个,但是明显都不是学生。还没打,我们这边就跑了好几个。我还正琢磨呢,赛他们就冲过来了。
    飞哥连口号也没喊,就冲上去了。我头一硬,喊了句:“拼了,走吧。”我们也冲上去了,两边就打在一起了,没坚持几分钟,我们这边就不行了,跑了好多。
    最后也就还有15,6个。那些人把我们围中间一顿打,也不拿武器。从地上捡起来什么用什么。我躺在地上。捂着脑袋,都疼的没知觉了,然后看见赛过来了。
    过来以后,赛对着飞哥,寸寸说:“给我跪下,我饶了你们。”
    飞哥跟寸寸半天没说话,赛拿起棍子,冲着我们一朋友就是一棍子,然后对着寸寸说:“跪不跪?”
    寸寸看了眼赛,然后咬着牙说:“跪,你让他们走!”
    飞哥听了就不干了!爬起来就冲着赛要冲过去,还没爬起来的时候就不知道被谁一棍子又打倒了,赛在那就狂笑,笑的让人恶心。
    我实在受不了了,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,我从地上,趴起来,吼了一声就扑向赛了。上去抱着他胳膊就是一口,飞哥一看我扑上去了,又起身冲过去了,还有点战斗力的就都爬起来了。
    结果我们又被爆打了一顿,飞哥的胳膊,我看着已经弯了,明显的骨折了。
    赛也不好受。过来了就吐了一口吐沫,吐我身上了,然后踩着我,对我说:“你属狗的?咬爷?”
    我没办法,也是真的爬不起来了。
    他又使劲踩着我的手说:“让你们狂!让你们嚣张”我一句话不说,咬着牙,看着赛。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偏分突然爬起来了,冲着我跑过来,不知道哪来的一把折叠刀。一刀就捅向赛了,我看着傻了。
    这一刀过去,扎到肾上了,那点社会上的人也吓着了,周围的人也都慌了。不知道谁打的110,警察和救护车也来了,把我们都带走了。带到公安局以后,飞哥他爸来接我们。校长也来,处理这些事。
    偏分进了少管所,飞哥因为这个跟他爸吵翻了。他爸爸被飞哥闹的也帮了帮忙,最后关了2年了。
    在公安局的时候偏分对我说:“六,那刀我刚才藏起来了,树旁边的垃圾筒里面。”
    我说:“恩,我知道了。”那会。我还不知道事情的结果,会是这么严重。
    学校处理事情问题的时候,由于我们这次是被社会上的人打的,学校也没怎么处理我们。我们都伤的比较重,学校也怕名声,也是飞哥和元元帮了不少忙。赛也被劝退了。理由是勾结社会人士进校滋事。
    其实我感觉还是赛你打错了人,你打了政府人士的儿子和还有校长的侄子,所以赛被劝退了。很光明正大的理由,赛被开除以后,虽然没有收拢他的人,但是他们那点人也都散的差不多了。我们这些人,基本就成了年级最大势力的一群人了。
    上了初二,我由于成绩原因,被实验班刷下来了。
    其实是那时候,我是感觉跟那一帮书呆子在一起,成天除了语数外,就是史地政,实在没啥意思。实在是乏味。
    那会,我们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,对着我说:“你看看你,挺聪明的一个孩子,不好好学习,老打架,老折腾,竟给我添麻烦。在班里起个什么作用你,我该怎么说你,你对得起我对你的一片良苦用心不?”
    我当时就明白了,有点听不下去了,很直接打断他,对着老师说:“老师,我知道了。我想去普通班。”
    老师听后喜笑颜开,更直接的问我说:“想去哪个?”我想了半天,对着老师说:“我想去15班。”
    老师问:“为什么?”
    我看着老师,想了想,对着老师说:“我要去那好好学习。”
    老师就不乐了,也没理我,但是我很聪明的看出来了他很高兴。所以,我就被带去找年级主任,然后被下放到普通班了。
    回了宿舍以后,飞哥问我:“既然让你选班,你为啥不来13班?跟着哥几个走。”
      我特直接的看着飞哥说:“因为然在15班。”
    飞哥看了眼小辫子,他们几个心领神会,很默契的围住了我,然后就爆踢了我一顿,口里嚷着:“重色轻友,有异性没人性。”当然是闹着玩。
    我去15班的那天很拉风,我特意算计好了,然后逃了一节课,等着他们上自习的时候。我一把推开门就进去了。
    进去以后看了看然,然后径直走到然的边上,没看她,对着他旁边那人说:“哥们,换个地,我坐这。”
    那人也知道我们,因为我们在年级里算是小名人。他应该也知道我跟然以前的事,特痛快说:“好的,支持你!六哥”然后他起来。给我让地方。
    我就站在班里的凳子上,嚷了句:“林然,我爱你,一定追到你!”
    班里先是安静了会,然后就有人开始鼓掌,后来气愤开始热烈,嗷嗷的。
    然在边上就使劲拽我,都快跟我急了,一个劲的说:“你疯了,你有病啊。”就骂我,拽我,我就不下来。
    我说:“我怕啥,你不答应我,我就不下来。”
    班里人都开始起哄,结果班门开了。新班主任近来了,冲着我很自然的招了招手,我下凳子,跟着老师屁股后面走,去办公室。
    班主任进办公室就问:“你想怎么着?反了天了?”
    我说:“不咋着,我要好好学习。”
    班主任对我说:“好,从今天起你是班长,班长有班长的责任。男孩子要抗起自己的责任。”
    我听了就蒙了。因为这话跟我爹从小教育我的一样,但是可以肯定,她不是我妈。
    于是我下意识的问了句:“我要是当班长,带着他们逃课,上网,打架怎么办?”
    班主任就说:“你可以试试啊,不过我保证,元他舅也帮不了你,我一定有办法开除你,我是元元他姑姑,你给我老实点。”
    我本来看见了林然感觉进了天堂,这一下,我就又感觉我进了地狱。
    我最初在班里,还是很老实的,连迟到都没有发生过,天天管着我们班的人,纪律也不错。直到有一天,有一个外年纪的人来骚扰我们班一个女的。
    我当时没在,我们班另外几个跟我们一起玩的孩子在,就跟那人嚷起来了,反正是没动起手来。我回来以后,看见班里气愤怪怪的,就随口问了问。
    一问才知道,那个人是初3的一个比较爱混的,比较有名。我想了想,忍了吧!不过又想,我是班长。得了,怎么着也得意思意思啊,齐思长的也不难看。
    我就走到那个女的边上,对着她说:“齐思,他在骚扰你,你就说你是我妹妹,看看他怎么个意思?”
    这个时候,我们在宿舍,也会有初一的来给我们送烟了,没事请我们喝酒。开口闭口,哥哥哥的叫着。我感觉日子过的还不错,直到那男的再来找思。
    思出去以后对着那男的说:“我是王越的妹妹。”
    那男的,叫陈刚,对着思说:“连林逸飞我都不看在眼里,王越又是个什么东西?”
    思没敢告诉我这些话,后来我知道陈刚又找了思以后,我到思的边上问思:“说是我妹妹,管用不?”
    思看着我说:“管用!陈刚说不在纠缠我了”
    我乐了乐,挺高兴,对着思说:“那就行。”思还谢了我,我谦虚了一下。
    后来第2天上自习的时候,一个跟思关系很不错的女的告诉我昨天放学刚又来找思了,顺便说出了真实情况。
    我听了以后,就郁闷了。但是当时满脑子都是林然,天天给他鞍前马后,我突然就感觉她也快成我奶奶了。突然有点同情以前小学那个哥们了。
    这个事一出,我想了好几天,没想出来怎么办。那天还是在宿舍里,喝了点酒,就跟飞哥他们说了。问问怎么办。
    飞哥看着我说:“要我说,我就5个字,哥几个,走着!”
    我听了以后对飞哥说:“这次不好弄。比咱们大。”
    飞哥说:“那也得弄。”
    那时候血气方刚呢,我想了想借着酒劲就说:“弄就弄!”我们几个计划了一下,决定明天先卡陈刚一回。
    第二天中午,我们凑了凑钱,买了10多个棒球棍子,我们拿着棒球棍子,然后看着时间,快下晚自习的时候,都提前跑出来了,在初三楼门口。就等着陈刚出来。
    过了一会而,放学了,看见陈刚跟一个女的出来了,元元看了以后说:“好机会。”飞哥还是那句话:“哥几个,走着。”
    飞哥说完话,我们就冲过去,拿出来棍子,围住了他们俩,那女的当下就吓哭了,转身就跑了。
    飞哥手里拿着棍子一甩一甩的,撇着头问陈刚:“听说,最近您很狂啊?有事没是都去骚扰骚扰我妹妹了呢”
    陈刚看着飞说:“谁是你妹妹?”
    飞哥冲着陈刚乐了乐说:“就是思思啊。以后不要骚扰我妹妹了好不好啊,刚哥。”飞哥说话的声音奶声奶气的,故意很搞笑,我们大家都围在边上乐。
    陈刚一下就急了,冲着飞哥就喊了句:“爷就狂了,咋着?”
    我一听,还没来得及动手呢,就发现一棍子从我的面前刮过,一抹凉风,顺着棍子的方向,看见了元元的面容。接着飞哥又一棍子打到陈刚脑袋上,我上去一脚接着一棍子就把陈刚打爬下了,连还手的机会都没给他,我们几个就把他注销在那了(打的起不来了我们这就叫注销)。
    打完了以后,飞哥对着我们说:“走着走着先散。”我们几个都开始跑,跑到厕所,飞哥拿出来烟,一屁股就坐下了,然后给了我们一人一根烟,我深呼吸了一口气,说。“真他妈过瘾啊。解气”。
    元元就乐,说:“你半个战斗力,解气什么。我特鄙视的看了元元一眼,然后对他说“半个战斗力才好解气呢。你这个体形肯定不好解,解了就瘦下来了”
    元元哈哈乐了下,然后对着我:说“找我注销了你,小六六。”

    我摸摸头,跟元元说:“元哥,误会,误会。”说完了以后,飞哥他们就哈哈大笑,我们抽完烟。飞哥说:“哥几个,买点酒,去超市,晚上我们庆祝一下。”
    大家说好,我们去小卖部,找卖东西的阿姨买烟买酒,我开始的时候买烟买酒根本不卖给我。后来飞哥跟我说了句话:“想买烟,想买酒,阿姨改口叫姐姐。”
    我听后顿悟,明白了自己的错误在哪,深刻反省了反省,以后我们就都叫姐姐,到不是因为她很年轻,是因为只有叫姐姐,并且很认真的叫姐姐,她才会卖给我们烟,卖给我们酒。并且是真烟跟真酒。。
    那天晚上,我们抗着一书包酒回了宿舍,飞哥拿起酒瓶子,对我们说:“哥几个,干了。”
    大家起哄,开始喝,闹,聊天。整整HAPPY了大半夜。第2天还差点迟到了。我到了班以后,很潇洒的走到了齐思边上。跟她说:“行了,陈刚的事情我们解决了,以后肯定不会再来找你麻烦了。”
    齐思看着我说:“啥意思啊,越哥。”我说:“别这么客气,叫六哥就行,昨天我们把他注销了,要是不出啥意外状况呢,我感觉他最近是没有心思来麻烦你了。”
    思听了以后看着我说:“那问题不严重吧?六哥”
    我看着思,跟思很张扬的说了一句话:“有啥严重的,这都不叫事儿。”
    然后刚说完这些话,到了晚上,事就来了。下了晚自习,我们几个回了宿舍,在宿舍里面聊天,我跟飞哥说:“我还没搞定然呢。”
    飞哥看着我说:“你不是挺能整的么,咋又不行了。”
    我跟飞哥乐了乐,说:“到不是这个原因。主要是她内心有创伤,按照我的修复能力跟技术水平,现在还没给她完全修复好呢。”
    飞哥乐了说:“别扯了,等哥几个回来了,咱们一起一起商量下。”
    我说:“恩好的。”我们就等着寸寸他们,等了半天,熄灯了,宿舍门也锁了,还没回来,飞哥站起来了,有点急,问我:“他没回家吧?怎没信了。”
    我看着飞哥说:“肯定没回家,他没说,放学还听说他要去买酒跟花生米呢。怎么办啊,我有点慌张。”
    飞哥也有点慌,琢磨了一会而,冲着我说:“走,去找宿舍管理老师。”
    我没说话,就跟着飞哥往外跑,去值班室找宿舍管理员。到了那,我推门进去跟着值班老师说:“老师,我们宿舍有人没回来,也没说去哪了,怎么办啊。”
    管理员看了我一眼说哪个宿舍,叫什么你们认识么有没有联系方式。”
    飞哥说:“没有啊,老师,我们先出去找找吧,没准被关外面了。”
    值班老师说:"好,你们等等."
    然后拿着手电筒和钥匙,很焦急的就开门带着我们俩去找人了。一路上我们在学校一边喊,一边找,那时候手机也不是很流行,一般人也是用不起。我们学生就更用不起了。路过男厕所的时候,我们听到那边有回音,好象有人在喊我们,飞哥看了我眼就跑过去了,我跟宿舍老师也过去了。然后在男厕所找到他们几个人了。
    宿舍管理元看见他们,就问:“你们几个怎么了,寸寸说,老师,有学校外面的人来学校了。把我们打完就跑了。”
    我们明白是刚,寸寸没有说而已。老师看着寸寸说:“先回宿舍,在处理,我明天给你们上报学校。”然后扶着寸寸他们几个起来,寸寸还好点。但是另外几个看着都是勉强扶着才能爬起来的样子。还聊天呢。
    飞哥骂了句:“也不着急回宿舍,不知道我们都急死了么。”
    寸寸说:“恩,回去在说吧,飞哥”回了宿舍以后,跟管理员墨迹了会,寸寸回我们寝室,小辫子看着寸寸,一下就起来了.问寸寸:“怎么回事,谁干的。”
    寸寸坐那,往地上吐了口口水,然后说:“***,放学他们说买点花生跟啤酒回宿舍,非拉着我去,我就跟着去了。结果在商店门口的时候就让人叫走了,他们就跟着去,我想跑,但是总不能把他们几个扔那吧,就跟着去了,结果去了就被10几个初3的给打了。那个刚是带头的。”
    飞哥说:“别人能记住几个?”
    寸寸说:“反正能记住几个,要找,就找刚就行。”
    我说:“问题大不,没挨出啥毛病来吧!”
    寸寸说:“没有,没啥事。”
    飞哥点了根烟,叼嘴里使劲抽了几口,然后冲着我们说:“行了,哥几个,有事干了,接着整吧。”
    从那天开始,我们几个就比较注意扎堆了,上学放学吃饭的,就都一起走,顺便盯着他们那点人,看看什么时候有机会,可以偷袭一下他们。但是连着好几天都没有啥事,我们也没没抓着他们的什么空隙。
    有一次我们吃饭,看见对面饭桌上吃饭的人,元元看了会,然后回来冲着我们说:“哥几个,那边吃饭那俩是。肯定有他们”
    飞哥看了一眼,然后说:“别在食堂动手,走着,楼下去等他们俩。”我们几个跟着飞哥饭也没吃就下了楼。
    到了楼下,等了会,一会而那俩人出来了。
    飞哥走过去一搂一哥们,说:“走,那边,找你有点事。乐呵呵的就搂着那人往食堂边上走。”
    元元更直接,上去就拉着一个人头发使劲拽着往食堂边上走,到了食堂边的墙边上,拽着那人头就撞墙,我们几个上去就按着这俩人就打。他们也没还手。我们几个把他俩爆打了一顿。
    打完了以后,飞哥蹲在一个人面前。用手拍了拍他的脸,说:“你们几个记好了,事没完,让陈刚回家的时候注意点,现在马路上车多。”
    说完手一插兜,转身就走,我们几个跟着就走了。边走边聊天,旁边围观的人说什么也没听。只是感觉,确实很拉风。
    晚上上自习前,我们几个抽烟呢,然后进来俩人,我们一起的,其中一个身上挺脏的,看着飞哥说:“被卡了,刚才,初3的那几个。”
   飞哥看了眼问:“几个人?”
    那人说:“没几个。”
    我过去给他拍了拍身上的土,我说自己注意着点,别老落单儿,有点不方便是不方便,但是最起码安全点。”
    那人说:“恩,我们注意点就行。等着在报仇,妈的。”
    就这样,我们两边人就开始了互相殴打,互相埋伏。基本去厕所都是4,5个人组队去。
    这天晚上回了宿舍,飞哥进来就使劲乐,我看着飞哥乐:“问他,怎么了飞哥,咋这么乐呢。”
    飞哥看着我说:“六啊你是不知道,昨天陈刚他们打错了人了,打了一个以前跟赛混的,后来赛走了他就属于那边比较说的上话的一个人。好象叫什么刘阳。后来刘阳他们今天中午又打了陈刚他们了,现在这两边的人也打起来了。打乱了,哈哈,真好,让他们打去吧。”我乐了说:“真他妈过瘾,让他们狗咬狗,咱们看戏。”
    寸寸也说:“就是就是,咱们跟咱们的人说说,打个招呼,看戏。”
    结果第2天下了晚自习,我跟飞哥我们几个往回走呢,老远看见几个初三的,拉着我们一个把兄弟赵辉往墙角走,飞哥一看骂了句街,然后说:“哥几个,赶紧走着。”
    就跑过去了,我们几个跟着就跑过去了。
    快到的时候,我老远喊了句:“辉,这边。”
    那点人回头看,辉哥就动手了,甩开搂他的那个人就往我们这边跑。
    跟我们到了一起以后,飞哥说:“干他们。”
    几步冲上去冲着一个人就是一飞拳,我们几个上去就跟那边的人打起来了。没几分钟就有警卫过来了,边上就有人喊,大晚上。我们一下就散开了,跑远了。后来又偷偷潜回宿舍。
    到了宿舍,辉也来了,飞哥问:“怎么惹的他们。”
    辉说:“我也不知道,小豆已经挨了打了,那边是初三的。我都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来找我了,我感觉他们应该先找赛他们啊”
    元元一拍手,然后说:“行了,乱了彻底的乱了。本来还想看戏呢,这下看不了了,这不就是咱们初2跟初3的在战斗么”
    飞哥听了以后说:“妈的,明天去了看看情况,不行就打,爱怎么着怎么着吧。”
    结果事情发展的比较严重了。
    慢慢的,我们这些人跟刘阳他们就集合到了一起,陈刚又跟那点初三的倒了以前,初2初3以前跟我们有仇的那几个跟刘阳他们有仇的,或者看着不顺眼的人们就都勇敢的站出来了。
    整个学校的初2跟初3就打起来了,人心惶惶的,自己都不去厕所,一去就是一群人一起去,反正已经打乱了。
    持续一个多星期,这天中午放学,我们跟刘阳他们正在食堂吃饭。那会感情也不是很好,就是商量好了一起担这个事。
    初三下来了一个人,认识刘阳,算是他哥,叫李旭。有点背景,自己就过来了,到了我们桌子这跟我们说:“你们初2现在谁是挑头的。”
    飞哥看了眼那人,起来说:“我挑。”
    刘阳站起来就拉他哥,我们几个也都站起来了,情况挺紧张的。
    李旭就乐了,说:“别紧张,我不是来挑事的,你们就别闹了,给我个面子,小刚那边我去找他们说,大家坐一起吃个饭,我做东,说合说合,就算了,别老一个学校的这么打,弄的人心惶惶,学校已经知道这事了,你们在这么闹都危险了就,有这时间团结团结,不定抄了多少个别的学校了呢,你们说呢?林逸飞,是吧,你什么意思?”说完坐我边上,然后就乐,还喝了口我的饮料。
    飞哥看着李旭,然后说旭哥我们没什么意见,那那边呢?说话得算话,别说好了,在偷袭我们的人。”
    旭哥乐了乐说:“行,后天一起吃个饭,一边来5,6个就行,别来多了,也不要拿家伙,都是来吃饭的。大家坐一起吃点喝点,解除解除误会就好了。我做东,那边我去说,他们要是再敢来偷袭你们,我废了他,说到做到,放心吧你们,行了啊飞,挺给我面子的,那就先这么着吧,后天放学见。”然后就走了。
    他走了以后,我看着飞哥说:“他说算了就算了?”
    飞哥说:“看陈刚他们那边吧,李旭挺有背景的,我知道他,不好弄,而且这么久日子老提心吊胆的过,也没意思。”
    元元说:“就是,能休战就休了吧。老这么闹,太累。”
    刘阳也起来说:“我感觉也是,能不打就不打了,吃饭的时候听听李旭怎么说吧。”
    小辫子起来看着刘阳说:“吃饭的时候拿不拿家伙了?”
    刘阳说:“哥几个听我一句,先别拿了,去了再看情况吧,有李旭呢。”
    飞哥说:“恩,那就先这么着吧,吃饭的时候再说。”
    后天放学的时候,我们集合了下,然后跟着陈刚他们就坐到一起了,说好了谁都不带家伙。我们也没带,他们也没带。
    我们这边6个人,那边5个人,我还是算半个战斗力,尽管我现在不像以前那么胆小了,但是飞哥他们还是老笑我,喜欢拿以前说事,喜欢纰漏我的伤疤,尽管没有恶意吧。
    飞哥也常对我说:“在我们眼里,你永远是小6!”
    开始喝酒前,李旭站起来,乐了乐说:“我今天也没什么好说的,兄弟们能来,就是给我个面子。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没必要闹的这么僵,不是么。大家团结点,我们对外,在学校闹,没什么意思。都是自己人。来来一起喝一个”,说完就把杯子拿起来自己就喝了。
    陈刚抬头瞥了眼飞哥,嘴里哼唧到:“旭哥都发话了,我没意见,说完就把自己的酒喝了。”
    飞哥看都没看陈刚,直接对着李旭举了下杯子,就把酒喝完,把杯子口冲着下面一甩,没说话。
    接着两边的人就都开始喝酒,吃饭。对面站起来个小子,俩手一举杯子,说:“阿飞,来,来喝一杯,我敬你一杯。”

    飞哥起来乐了乐说:“来,哥们你太客气了。走着。”然后举杯一下就喝完了。坐下的时候从桌子底下不动声色的踢了我一下。
    我心领神会,站起来拿杯子,对着陈刚说:“刚哥,来。喝一杯,大家解除解除误会么。”
    陈刚拿起来杯子冲着我乐:“说,小六是吧,来来,早听过你了,有空单聚呵呵。”说完就把酒喝了。我也喝完,接着两边的人就开始互相敬酒,拼酒。
    不得不佩服这个酒精,喝多了以后,说出来的话,那就真跟亲兄弟一样。
    其中一个哥们居然跟我说:“六啊,以后有什么事,你一句话,我要不冲第一个,我就是你儿子。”把我感动够戗。
    我搂着他说:“哥们,行,你这句话兄弟记住了。来。喝着。”把杯举起来我就喝了。
    他一看我这么豪爽,就对着我说:“喝,喝。”就把他的酒也喝了,喝完就悟着嘴出去了。回来以后俩眼通红,血丝淋淋的,还死活不承认自己吐了。
    在接着,都喝的挺多了,就都开始扯蛋了,说场面话,这个那个了。各种誓言就出来了。说谎眼睛都不带眨眼的。更别提打草稿了。
    过了一会而,正喝着呢,陈刚站起来,用手呼啦了一把自己头发。然后嚷着说:“安静下安静下。我跟兄弟们说几句。”
    我们看着他说:“赶紧放屁,想说啥赶紧说。”
    陈刚乐了乐说:“我想抗这个学校,不知道兄弟们有意见没?”
    我们几个没说话,我抬头看着飞哥,飞哥嘴里叼着烟,抽了一口,接着扔到了地上,踩了几下,然后冲着陈刚说:“你抗你的,我们呆着我们的,让我叫你声哥都行,但是你不能欺负我的兄弟。”
    陈刚乐了乐说:“客气了客气了阿飞,不用叫哥,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,咱们这是不打不相识,大家都认识了,以后就好说话了你说是不。不过你们得听我的”飞哥就不乐了,就看着他。
    元元在边上想都没想就说:“我们只听我们自己的。”接着我还没反映过来呢,就看见刚动手了,很速度,一个酒瓶子,一道幽雅的胡线,就砸在元的脑袋上没留血。
    我当时是真的还没喝多。楞了一下,就看见飞哥站起来嚷了句CNM。拿起碗来就扔出去了。接着我从地上拿起凳子冲着陈刚就砸扔过去。
    两边人一看都傻眼了,想都不想,还有抱在一起的呢,也都开始动手了,旭在拉架,根本没人管他,两边就都打乱了。
    突然我感觉后背一阵凉风,接着感觉很疼,我一下就被打爬下了,听见凳子落地的声音。接着不知道哪来的酒瓶子,一下就砸我头上了,我眼前突然就红了。
    我抬头,看见飞哥,飞哥看见我脑袋上流血了,没说话,扭头就冲着他们就开始嚷:“我C你们M,劳资今天跟你们拼了。”接着拿起一个手头的酒瓶子就磕碎了,上去就要扎他们。
    突然间,我怕了,而且很怕,我脑子里想起来桶赛的那把刀了,满脑子都是,不知道哪来的力气。一下就起来了,顺着方向,一把手抓住了那酒瓶子渣。我手瞬间就全是血,接着两边全蒙了。
    我转头一看陈刚他们,冲着他们乐了乐,没管手上的血,结果陈刚突然就开门跑了初3的那些人都跟着跑了,我又乐了,我感觉身上火火的感觉。接着眼前一黑,就晕倒了。
    等我醒来的时候就是在医院了,我睁开眼看见飞哥他们,叫了声飞哥,飞哥正跟人聊天呢,然后转过头看见我冲着我乐:“你下次有点出息行不,流了点血就晕倒了,半个战斗力可以差,但是不能差成这样吧。”
    我没说话,飞哥接着过来用手摸了摸我头,对着我说:“六啊,今天幸亏你拉住了哥,咱们几个,多余的客套话就不说了。”我看着飞哥就乐。
    飞哥也乐,打了我一下。说:“乐P。”
    接着第2天,初3就跑来人说好话了,大致内容就是喝多了都不注意,以后各走各的,算是服软了。
    过了没两天,我们在拿这事逗飞哥的时候。飞哥就跟我说:“你以为都跟你,酒量那么差啊!我没喝多,我就是吓他们,让他们想想以前被咱们桶的赛。谁知道你拿手就往上睹。”
    我也不说话,只跟飞哥伸了伸大拇指。可算找到跟我脸皮旗鼓相当的了。
    虽然放了点血,不但是我还成了班里的英雄,元元她姑姑说我干的好,保护班级的人,就是班长的职责。不过方式不对,下不为例。不仅没处分我,还帮我跟学校里说好话。
    不过林然突然不理我了,我苦苦哀求了她好久。也没用。她想调到别的座位,跟男的换,男的都说:“我们不跟六哥为敌。”所以班里男的都帮着我,没人跟她换。
    跟女的换的时候,当时我就想,怎么也得给我点面子吧,就看着她怎么被拒绝,前几个还真没跟她换,我正高兴呢,出来了个女的跟然说:“林然,我跟你换。省的你学坏。”接着好多女的声音出来说对啊什么的。
    我才明白,原来班里也有不叼我的。而且这么多。让我自信心一下受到挫折。。
    结果。然换走了,我就闷了。后来才知道,林然气我这么努力追着她,还为了思挨了一刀。我就闷了,这话,人传人怎么就变了,我啥时候又为她挨了一刀了?明明是飞哥的酒瓶子。跟她苦苦解释了很久。结果还是没戏。
   转眼我们就该期末考试了,考试前,元元他姑姑把我叫进办公室,往桌子上一靠,接着冲着我乐着说:“王越,复习的怎么样了啊,考试能考多少分?打算考第几?”说完就冲着我漏出了亲切的笑容。
    我看着元元他姑姑一本正经的说:“复习的还行,挺努力的了。考试的时候看临场发挥吧。”
    班主任问我:“临场作弊发挥,是么?”
    我说:“老师您怎么能这么看我呢,作弊是可耻的。”
    元元他姑姑就乐了乐说:“少跟我贫,你有一回不做的么?不爱抓你就是了,你这回做个看看。我不抓你我就跟你姓。”
    我看了眼元元他姑:“我说老师您对我这么照顾干吗。”
    班主任跟我说:“没事,应该的。其实我也挺纳闷,每次考试都那么抄,那么努力作弊,为什么。成绩还是那么稳定?”
    我有点费解,抬头问老师:“怎么个稳定啊?”
    元元她姑乐了乐说:“倒数后10名啊。学习成绩很稳定。行了不跟你贫了,回班吧,记好我给你说的话,别带坏我们班的风气。”
    我出门。相当的郁闷。回班。睡觉。
    晚上回了宿舍,等元元回来了。我站起来摸了摸元元脑袋,我说元哥,你姑可对我真好真照顾。
    元元推开我,轻打了我一拳,说:“滚滚,有啥事就说,咋照顾你了,你在这跟我装啥呢。”
    我乐了乐说:“哎不提了,我考试不能作弊了。你姑威胁我生命财产安全了。你这让我咋考,我每次都抄,才能保证不倒数第一,我这日子,哎。”
    元元冲我乐了句:“别装蛋,有本事你别考去,牛比你别考去你。”
    我看了眼他说:“行,你等着。你狠。”
    考试前一天晚上,在宿舍睡觉,睡不着,琢磨来琢磨去,到底作弊不作弊,要不要打小抄,后来想起来了元元他姑姑的强横态度。忍了忍决定不抄,又不想考的很糟糕,最后一咬牙,决定真的不考试了。
    第二天我跟飞哥我们一起去了考场,他们进了他们的考场,我直接就没进去。翻墙出学校就去了网吧了,晚上回宿舍,班主任就来了。
    元元她姑姑看着我说:“王越,解释下吧。”
    元元他们都看着我,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说:“今天感冒发烧了,难受,就没去,睡觉来着忘记跟老师说了。”
    班主任看着元元说:“真的?”
    元元摸了摸脑袋说:“恩,是真的。”
    班主任看着我说:“明天也别考了,好好休息吧,等着在说吧,我反映反映。”
    我说:“恩,老师您放心。”又聊了会,班主任走了。
    班主任走了以后,元元关好门,揉了揉拳头,走过来,冲着我笑,说:“我看出来了,不是我狠,是你狠,你真他妈狠。我今天非注销了你,还真敢不考试了你,还让劳资跟你撒谎骗我姑”说完就扑上来了。飞哥他们就都乐。
    转眼就考完试了,回家前一天。我们几个还有几个外班的人,聚集到了一起,去饭店,说一起吃个饭,都该回家了。
    饭桌上,人到齐了以后,飞哥冲着服务员说:“服务员,来个凳子,来套餐具。”
    我们都挺费解的。不明白飞哥是什么意思。东西拿上来以后。飞哥在那把酒到好。然后站起来,左手右手一边拿起一个酒杯子,冲着我们说:“左边这个是我的,右边这个是偏分的,哥几个,走着。”说完了就把两杯酒都喝了。
    我喝完手里的酒,接着拿起酒瓶子,又给自己倒了一杯,一下喝完了,对着别人说:“我的和偏分的。”接着兄弟们都这么喝,喝完了开始吃饭,吃菜。聊黄色段子,侃各种女人。
    喝多了以后,大家一起出门打车就去了KTV,唱歌,狂吼,唱朋友。都不好听,都还抢。很快乐。第二天,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。
    假期回家过的比较HAPPY。再开学头一天,我们几个聚集到了一起。
    飞哥说:“以后咱们别在宿舍住了,太麻烦,还老有查宿舍的。”
    我看着飞哥说:“那咱们住哪?”
    飞哥说:“外面租房,学校这边的家属院,我都租好了。”
    寸寸说:“飞哥你可算干了件人事。”我们就乐。
    元元问:“怎么跟学校交代?”
    飞哥说你还不好说么,我们就花钱顾人来当家长就好。”
    我看了眼飞哥问:“你确定可行?”
    飞哥说:“废话,我骗过你么。”
    我们想都没想就说:“废话你老骗我们。”特别齐心的就说了。
    飞哥就乐着说:“别闹了是真的,我来处理。”
    本来以为,很复杂的事情,会很艰难的事情,不知道让飞哥从哪花钱雇来的人,几下就给摆平搞定了,弄的我管了一个不认识的人叫了半天妈,还好,最后成功了,要么,非得亏死。我们进展的都很顺利。突然间我们宿舍就没人了。让宿舍管理老师也很是郁闷了一下。
    我们拿着自己的东西,从我们学校附近的小区,租了一个2室一厅。开学前一天就都住了进去。
    晚上聊天。打牌。很晚才躺下,我躺下了还睡不着,满脑子都是然。给自己想了无数个计划。突然不小心就乐出声来了,躺我边上的飞哥一下睁开眼了。吓我一精神:“你怎么说睁眼就睁眼,吓死我你想?”
    飞哥说:“你TM在不睡觉,跟那傻乐,我注销了你。”说完又闭眼了。我以为他是梦话,想无视他,后来琢磨了琢磨,睡觉。。第二天在去追求我的林然。

本楼来自:智慧人生开发版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qwrt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qwrt
看看
本楼来自:智慧人生开发版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抱抱抱抱熊抱抱 回楼主天下第二就是俺
哈哈,这本小说十年前我就看了。一直把第三部都看了。第一步是《我们一起混过的日子》;第二部是《哥几个走着》;第三部叫什么来着忘了,后来又出第四部我就没看了。
来源:冲浪星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天下第二就是俺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下第二就是俺 回 抱抱抱抱熊抱抱 的 6楼
哦,第三个是我们是兄弟,第四个辉煌岁月,第五个是狼与兄弟,这个作者的所有书我都看过,真的不错,哦对了,还有一个双蛟记,现在除了狼与兄弟还在更新,另外都完本了。
本楼来自:智慧人生开发版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抱抱抱抱熊抱抱 回7楼天下第二就是俺
哦哦,有可能第四部我也看过,也许只是忘了。记得第一步说的是王跃还是个初中生,第二部他是个高中生,第三部出来混社会,第四部好像就是王力的事儿了!我喜欢里面的徐天盛,他很厉害。还有就是宝哥,这两位都是能把时间算得非常准的人!
来源:冲浪星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世界没有真情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世界没有真情
嗯。这小说不错,前年看完的
本楼来自:智慧人生VIP会员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天下第二就是俺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下第二就是俺 回 抱抱抱抱熊抱抱 的 8楼
嗯,宝哥确实满厉害的,还有那个盛哥,也就是徐天盛,后来挂了,没想到。
本楼来自:智慧人生开发版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雷电王子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雷电王子
这个小说在哪里有的看啊,叫啥名字。
来源:冲浪星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夜空的守望米4C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qwrt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qwrt 回 雷电王子 的 11楼
知轩藏书上有全本的,作者是纯银耳坠
本楼来自:智慧人生开发版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qwrt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qwrt 回 qwrt 的 13楼
知轩藏书上有全本的,前四部都有

本楼来自:智慧人生开发版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qwrt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qwrt 回 qwrt 的 14楼
双骄记在少年文学上有全本的
本楼来自:智慧人生开发版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雷电王子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雷电王子 回13楼qwrt
哦哦,好的,我去搜搜看
来源:冲浪星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雷电王子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雷电王子 回13楼qwrt
辉煌岁月 作者: 纯银耳坠, 更新: 2016-7-10 0:38, 大小: 8.31 MB
一起混过的日子 作者: 纯银耳坠, 更新: 2014-10-10 13:54, 大小: 7.66 MB
哥几个,走着 作者: 纯银耳坠, 更新: 2014-10-9 23:08, 大小: 10.6 MB
我们是兄弟 作者: 纯银耳坠, 更新: 2014-10-9 15:50, 大小: 12.4 MB
请问这几部,顺序是什么呢,哪个是第一步哪个是第二部
来源:冲浪星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天下第二就是俺 发表于 6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下第二就是俺 回 雷电王子 的 17楼
1:一起混过的日子,2:哥几个走着,3:我们是兄弟,4:辉煌岁月,5:狼与兄弟(目前正在更新)期间还发了第六个小说双蛟记。
本楼来自:智慧人生开发版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qwrt 发表于 6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qwrt 回 天下第二就是俺 的 18楼
正解
本楼来自:智慧人生开发版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myk 发表于 6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myk
看一看。
爱盲提醒,你还没有设置签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下一页 »
点此返回顶部翻页区 返回列表 发新帖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爱盲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中国爱盲互联网 ( 皖ICP备12013896号 )

公安机关备案号:34130220140251

GMT+8, 2018-11-15 23:35

免责声明:本站网友发表的言论属其个人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
关于爱盲 最新最热 热键帮助 网站地图

Powered by 爱盲论坛 X3.4

© 2002-2015 amhl.net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